迈点网

故宫依旧在 几度夕阳红丨价值穿越周期

迈点网 · 蒋海峰 · 2019-08-26 11:46:33

乐观者往往成功,悲观者往往正确。

  2019年2月19日是元宵节,紫禁城有史以来第一次开夜场,人们发现票完全抢不到。不到零点开售时间,官网就已经被挤瘫痪。刚开放预约,门票瞬间“秒光”。门票在网上已被炒到上千元,甚至有网友愿意花4000元“求票”。当晚故宫内每隔5米一个红灯笼;城墙上300多个红灯笼串起一条红龙,把几个展馆连在一起,用全新投射技术把清明上河图、千里江山图投射在宫殿屋脊上,游客仿佛置身画中。故宫,再一次占据了媒体的头条。

  故宫上一次上头条是在2011年的夏天,展览期间丢失了数件珍宝,在北京公安局的帮助下追回。为表感谢,故宫制作了一面锦旗送给公安局,却不料,锦旗写错了一个字,舆论一片哗然。处于低潮的故宫深陷失窃、会所、错字、拍卖、封口、瞒报、逃税等“十重门”。

  2012年,58岁的单霁翔临危受命,接到调令,被任命为故宫博物院新院长。他曾以为国家文物局局长是他的“最后一站”,却没想到最后一岗是来故宫“看门儿”。

  上任伊始,单霁翔穿着一双老布鞋,带着助理,绕着故宫走了一圈儿。故宫的1200座建筑,9371间古建,凡是门都要推开看一看。从位于神武门西边的院长办公室出门向西,沿故宫红墙逆时针行走一圈大约4公里。自2012年初担任故宫博物院院长至今的每个工作日,这样的例行巡查已经让单霁翔走坏了20多双布鞋。大夏天,助理脖子上挎着相机,吭哧吭哧跟着跑,偷偷抱怨:“跟着我们院长,费鞋。”

  故宫收藏着众多文物,鲜有人能够将其数得一清二楚,但单霁翔做到了。他可以将文物数量精确到个位数:1862690件(套),这是2016年底的数据。没有人知道,为了能理直气壮说出这句话,单霁翔和工作人员付出了多少辛苦。

  这几年,在文旅这个领域,动辄都是几亿、几十亿的大手笔投资,可是成功落地并永续运营的项目没有几个,烂尾、停滞或经营不善、破产甩卖的却屡见不鲜。让许多投资者百思不得其解的是,有资本支持,有情怀包装,也正好赶上风口的猪,为啥没能升到天界成为天蓬元帅,却坠落凡间成了火腿肠?

  不少开发商为了销售住宅获得溢价都想在楼盘旁边建个奢华酒店,有一片水稻田就吵吵着要做悦榕庄,挨着个水塘就要做阿丽拉,有个民国的四合院就要做安缦......可对地道的文化遗产却没啥兴趣。日本有个国宝级的景点叫金阁寺,其实就是一个木头阁楼,被当作珍宝和眼球一样爱护,三岛由纪夫还写了一部同名小说,使其世界闻名。

  而我们法门寺的佛指舍利;王阳明的龙场悟道的山洞;嵩山的达摩面壁开启禅宗,二祖慧可断臂、跪雪求法;始皇帝的地宫;哪个拎出来不是全球独有的文化IP?可这些景区都做得咋样呢?临潼的兵马俑,宝鸡的法门寺,修文县的王阳明文化园,嵩山的嵩阳书院,闭着眼睛一回忆其实都是一个怂样:义乌小商品的线下门店。

  春节期间我去了一趟厦门的鼓浪屿,当游船靠岸时,我远远看到轮渡码头铁栏杆里像沙丁鱼一样挤满了成千上万等待上船的游客,大人、孩子、老人,哭声与吵叫声乱成一团,那个景象让我想起了电影辛德勒的名单里被纳粹押送去奥斯维辛集中营的犹太难民。

  广大人民群众对中国景点的评价是:不去后悔,去了更后悔。

  话说2012年单院长到任的故宫,也是这种典型的中国式景点。上班第一天,工作人员交给新院长一页故宫官方介绍,还特别说要背熟别打磕巴,因为院长这个角色就是要经常对国外同行和政府要员介绍故宫。介绍里面说“故宫是世界最大规模、最完整的古代宫殿建筑群,这里是收藏中国文物藏品最丰富的一座宝库,还是全世界来访量观众最多的一座博物馆”。

  但上岗以后,单霁翔看到故宫里70%的空间范围竖了一个牌“非开放区,观众止步”,人们是进不去的。99%文物沉睡在库房里面人们根本看不到。他看到的游客是沿着指定的路线跟着导游的小旗往前面走,女厕所前面总是大排长龙,走累了的老人和小孩坐在地上或栏杆上,总之,来故宫参观不是一个有尊严的体验之旅。单霁翔说:“我认为应该改变,那么我们开始了行动。”

  首先,故宫门前的广场过去是一个商业化广场,买卖全国的小商品,跟故宫文化没有关系,于是开始进行整治。过去,人们进入故宫是一个很困难过程,旺季排队一个小时、甚至一个半小时,买了票,还需要安检、验票、存包一系列手续,精疲力尽。单霁翔说:“我们一下开了32个窗口,我们向社会承诺人们3分钟之内能买到票。”

  然后,故宫博物院正门午门有三个门洞,但是买票观众只能走两边小门,中间的门只能走贵宾的车队。经过有关部门的协调,故宫把三个大门都打开了,再也没有机动车的车队驶入故宫博物院,这样人们再也不用排队了。过去故宫验票是这样的,管理人员站在栏杆里面,观众要从三个缝儿进去,安检机堵了半个门洞,验票也排队,安检也排队。后来,单霁翔把栏杆拆掉了。安检验票我们把它放在两边,不是2个口,而是24个口,增加12倍,以后来多少人都不需要排队了。

  单霁翔说:“这就是管理革命,我们要重新审视一切工作,究竟以自己管理方便为中心,还是以服务对象方便为中心,以自己管理方便为中心就是设置很多人们不舒服的措施,而以观众方便为中心,过去的措施都要重新审视。”

  “点亮故宫”也是单霁翔改革的一个关键。以前观众经常抱怨故宫大殿里面是黑的。因为故宫是木结构的建筑,不能通电,而且里面沉淀的东西都是原物,长时间光线照射会对文物产生影响。都是古物,但人们想看得更清楚会很痛苦,孩子往里面挤,老人也往里面挤,脸贴在窗户玻璃上往里看。

  这就真的不能改变吗?单霁翔来到故宫后,用了LED主光源,灯具不是挂在古建筑上,而是远离古建筑2.5米以上,开灯的时候两边各有一个工作人员职守,用测光表反复测敏感部位光线不能超标,怎样的光线照度最好。单霁翔很欣慰:“我们成功了,我们开始点亮紫禁城。过去看太和殿是看不清的,今天它被点亮了。过去坤宁宫中间没有门,人们要趴着玻璃往里面看,今天不需要,它被点亮了。”

  故宫博物院在2018年的游客数量达到1700万人次。大多数门票皆通过网上售出,收入直接进入国库。单霁翔在谈到故宫财务时称,故宫是差额拨款单位,国家只给54%经费,剩下自己挣,去年给的专项预算是11.2亿元。而随着故宫IP增大,前年文创总营业额15亿元。

  到2017年底,文创产品已经突破了1万种。单霁翔说“国家文物局长一再嘱咐我,不要说你们文创产品卖了多少钱,因为别的博物馆压力太大。”

  单霁翔在亚布力论坛总结说:“今天的故宫是一个充满文化氛围的空间,不能再是路边的商店,充满商业氛围,是人们参观博物馆心情和体验的延续。也不叫商店,叫文化创意馆。比如丝绸馆、服饰馆、玉窑馆、影象馆、陶瓷馆、陶艺馆、铜艺馆、木艺馆,还有书店。我们用了3年时间对故宫的环境进行整治,室内10项内容,室外12项内容。紫禁城是1420年明代建成的,2020年是600岁生日。我们今后两年努力的目标,就是一句话,要把一个壮美的紫禁城完整地交给下一个600年”。

  故宫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诚品书店的创始人吴清友曾说:人,生不由你,死不由你,但生死之间总得做点什么。看海的人和出海的人是完全不同的两种人生选择,前者是把眼睛给了海,后者是把生命给了海。我想,单霁翔院长就是这样一个出海人,在文旅圈子里,操盘乌镇项目的陈向宏,带领村民打造出袁家村的郭占武书记,长隆野生动物园的创始人苏志刚也都是这样的出海人,向他们致敬!

  从2018年夏天开始,证券公司的分析师们、房地产公司大佬们突然都研究起了周期理论,整个投资界都非常焦虑和悲观。我猜想这都源于前中信建投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周金涛发布过的一个观点:在他看来,人生规划的本质是随经济周期而动,掌握了周期原理,在正确的时间点布局正确的资产,也就掌握了财富人生的密码。

康波周期走势图,来源:新浪财经

  他去世前最后一次讲演中提到:“对于未来想提醒大家的一点,2018年到2019年是康波周期的万劫不复之年,60年当中的最差阶段,所以一定要控制18、19年的风险。”周金涛从事宏观策略研究近20年,擅长运用经济周期理论分析全球经济和中国经济走势,并以康德拉季耶夫周期理论为基础,创建了四周期嵌套策略分析框架。也正因此,在他身上,被贴上了许多标签,例如“尼古拉斯.金涛”、“周期天王”等。

  我并不奇怪周经济学家持有这种悲观论调,因为金融行业和房地产行业确实是对经济周期和宏观政策很敏感,但也是最容易用政策套利的两个行业。

  金融大鳄索罗斯很早就批判过这种周期理论,他的反身性原理认为金融市场与投资者的关系是:投资者根据掌握的资讯和对市场的了解,来预期市场走势并据此行动,而其行动事实上也反过来影响、改变了市场原来可能出现的走势,二者不断地相互影响。因此根本不可能有人掌握到完整资讯,再加上投资者同时会因个别问题影响到其认知,令其对市场产生“偏见”。

  扎克伯格说:乐观者往往成功,悲观者往往正确。

  投资领域有一个和统计学暗合的回归均值理论,就是说不管高峰还是低谷,当投资结果的数据足够多,时间段足够长时,你会发现一条穿越周期波峰和波谷的均值主线:

  换句话说,从概率上来说,没有谁能永远走运,没有谁会永远倒霉。当你坚持长期主义的价值观时,你完全不用为暂时的经济周期波动恐慌。我们唯一需要的是:从容地做好自己的事,为人类创造出增量价值,做那条穿越经济周期的均值主线。

  几千年前的庄子虽然不懂统计学,但是他用优雅对仗的文字表述了同样的意思:“夫水行不避蛟龙者,渔父之勇也;陆行不避兕虎者,猎夫之勇也;白刃交于前,视死若生者,烈士之勇也;知穷之有命,知通之有时,临大难而不惧者,圣人之勇也”。用罗曼罗兰的话解释庄子这段话的意思就是,真正的勇者是那些看透了生活的真相依然热爱生活的人。

  一次我在国贸中心兽爷的摊位吃烤串,当时兽爷的手机循环播放着邓丽君的“我只在乎你”。

  我问:“哥们儿,你说老歌儿咋都这么好听呢?”

  兽爷手里翻着肉串头也没抬:“废话,烂歌也流传不下来呀!”

  套利者的时代结束了,实干者的时代才刚刚开始。只有真实的价值可以穿越经济周期。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