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点网

重新定义“曹操” —— 谁是《三国志》真正的主人?

迈点网 · 郁珽专栏 · 2020-04-23 11:13:24

非常时代,用非常之人,建不世之非常功勋。

本书作者堀敏一(1924至2007.5.29),是日本极具权威的中国史专家。他在这本薄薄一册书中,对在中国家喻户晓的人物曹操做了全面的介绍和解读。

和大多数被《三国演义》和各种三国戏剧浸润过的中国读者不同,堀敏一在这本严肃的历史著作中,“拒绝延用小说《三国演义》对曹操的评判”,完全根据史实进行传记的撰写。因此,可以说是对“曹操”这一文化概念的重新定义。

全书共分七章,前五章讲述曹操生平,后两章讲曹操的用人观和建安文学的诞生。基本覆盖了曹操在政治、军事、经济和文化等各方面的建树。

可能是因为刚刚在疫情隔离期间通读一遍《三国演义》的缘故,对曹操生平的几个重大节点的描述并没有特别深刻的印象,但是对书中所涉曹操的人才观却颇有感触。

本书第六章“曹操身边的人才”,分为四个部分:从“曹操求贤若渴”,到“曹操政权与大姓、名士”,“人才主义与名士社会”以及“寒门单家的命运”。大争之世,所有功业的基础是审时度势作出正确的战略决策,其实一言以蔽之:战略就是取舍,取舍就是决策。而不管是战略的制定,还是战略的分解和执行,都必须要有人才和团队来实现。曹操对人才的重视,一直贯穿其戎马倥偬的一生。

本章中有两个内容特别引人注目,一是曹操的人才观:“治平尚德行,有事赏功能”(P131),“德行与进取未必一致。比起任用有德行的士人,曹操更愿意用那些虽有缺点,却富有实际能力的人”。(P133)

曹操在建安二十二年(217年)八月,在一篇文章中提到了当时看来不啻是离经叛道的“不仁不孝亦可”的论述:“今天下得无有至德之人放在民间,及果勇不顾,临敌力拔;若文俗之吏,高才异质,或堪为将守;负污辱之名,见笑之行,或不仁不孝而有治国用兵之书;其各举所知,勿有所遗。”(见《三国志·魏书·武帝纪》注引《魏书》)。

堀敏一用了不小的篇幅在文章中讲述了荀彧、郭嘉和孔融三位名人,各自与曹孟德的不同际遇,对其中颇有文名的北海太守孔融做了“浮华”两字的批语,而孔融也因其“浮华”最终获罪被诛。

东汉末年到三国时期,儒家思想仍然是决定人才是否堪用的基本标准。尤其是仁和孝作为儒家思想的核心价值,一直被作为人才的入选门槛,德才兼备和有德无才往往是人才征辟的基本质素。

但曹操却反其道而行之,唯才是举的《求贤令》明确表达了曹孟德的用人观:不仁不孝亦可为我所用。大争之世,人才难得,不管是文官还是武将,都是各方诸侯争夺的稀缺资源。“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往往是很多诸侯的选才原则,但生性多疑的曹孟德,却遵循“用人要疑,疑人可用”的方针,最大限度的网罗人才,为我所用、建立不世功勋,哪怕用完了之后再过河拆桥、卸磨杀驴。

实用主义者曹操,最终通过自己和儿子的努力,获得了魏、蜀、吴三雄相争的最后胜利,虽然这个一统局面没有保持多久就被司马氏替代。

抛开所有稍显固化的对“奸雄”曹操的成见,剥离小说、戏剧中的脸谱化呈现,曹操在一千八百多年前那个纷乱年代里的种种特立独行,仍难掩其异于常人的格局器量和雄才大略。

非常时代,用非常之人,建不世之非常功勋。这就是那个需要被重新定义的“曹操”。

第一时间GET商业空间产业最新资讯
下载迈点APP

扫一扫下载APP

0

评论

迈点app

迈点APP

商业空间产经研究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