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外滩公园音乐亭,到黑石M+客房

迈点网 · 肖可霄专栏 · 2021-02-22 16:37:13

时空交错,外滩多个建筑,以一种谨慎态度介入其中。外滩公园里的音乐亭,是其中一个。

我从上海图书馆,借出那本《外滩公园》。黑白钢琴键样的条形码,伏在书脊。那是裘小龙的虚构批评集。我读得最带劲的,是那篇随笔《外滩公园》。

image.png

裘小龙的虚构批评集《外滩公园》

1970年代, “病休青年”,或“待业青年”裘小龙,待在外滩花园,打太极拳,看人跳“忠字舞”,读《纳氏英文语法》。

他这么回忆:

那些日子的外滩公园显得空荡荡的。除了公园最初落成时修建的几个亭子和一条蔓着常春藤的长廊外,其余就是绿色的长凳了。

凭栏眺望暗黄的江水,倒是一片开阔。近公园后门处有一栋简陋的两层建筑,好像是办公室,门口的海报有时也会告诉公园的游客,里面在办什么阶级斗争展览会,但我们从未进去参观过。

这篇文章里,“老上海”裘小龙没提到的是——音乐亭,曾是外滩公园最重要的视觉符号。

外滩公园音乐亭“进化史”

时空交错,外滩多个建筑,以一种谨慎态度介入其中。外滩公园里的音乐亭,是其中一个。

19世纪后期,上海开埠后,在沪外侨日益增多,为解羁旅乡愁,西式文化娱乐活动随之兴起。这造就上海成为全国一个重要“结构洞”。

1870年,上海第一代音乐亭,是木结构凉亭,在外滩公园中央草坪落成。此后,圆礼帽样的它,冷静凝视黄浦江100多年的浪奔浪流。

image.png

1870年,这座木结构凉亭在外滩公园中央草坪上落成

1879年诞生的上海工部局乐队(上海交响乐团前身),自建立伊始,就将外滩公园音乐亭作为自己最重要“主场”。他们与其说是小提琴手,不如说是魔都“摆渡人”,用7个音符来缓解上海滩的100种焦虑。

1892年,第二代的钢结构八角亭,取代了之前的木结构凉亭。这个钢结构八角亭的屋顶形,更似英式礼帽,有维多利亚风韵。

image.png

1892年,钢结构八角亭取代了之前的木结构凉亭,屋顶形似英式礼帽

1922年,外滩公园音乐亭迎来了它的第三代。这个版本音乐亭,为钢柱结构加水泥覆顶,外观总体变化不大。

image.png

1922年,外滩公园音乐亭迎来了它的3.0版本,为钢柱结构加水泥覆顶

1937年,苏州河两岸的烟囱,一个接一个伸向天空。可抗战爆发了,外滩公园音乐亭,被拆除。

上海工部局交响乐团百年史

从外滩公园,去探寻上海交响乐团的百年历史,颇有意义。

1879年,上海公共乐队成立,雷穆萨任乐队指挥,外滩公园音乐亭,是重要场地。

1881年,上海公共乐队由工部局接管,成为有专门乐队委员会管理的专业乐队。

1919年,梅百器出任乐队指挥。

image.png

1919年,意大利钢琴家、指挥家梅百器出任乐队指挥

1927年5月29日,谭抒真以实习生身份首次加盟工部局乐队,为加入工部局乐队第一位中国人。

1938年,乐团首次正式吸纳中国演奏员,为谭抒真、黄贻钧等4人。

1945年11月,乐团由国民政府接管并更名为“上海市政府交响乐团”。

1949 年5月27日,上海解放。7月17日,举行上海解放后首场交响音乐会。

1950年10月8日,黄贻钧作为新中国第一位指挥家首次登台指挥交响乐团。

1958 年,最后一位外籍乐师离国,乐团首次全部由中国演奏员组成。

1985年3月,首次使用团标,以SSO三个英文字母组成,是乐团英文名称Shanghai Symphony Orchestra缩写。

image.png

1982年1月,曹鹏和英籍华裔钢琴家傅聪在讨论肖邦第一钢琴协奏曲

2001年,上海交响乐团录制演出、谭盾作曲的《卧虎藏龙》原声配乐,获2001年奥斯卡最佳原创电影音乐奖。

image.png

1995年,上海交响乐团在外滩演出

2014年9月12日,上海交响乐团音乐厅演艺厅开幕音乐会举行。上交音乐总监兼乐队学院院长余隆任指挥。经网友评选,复兴路新演艺厅外形,被称为“馄钝皮”。

image.png

上交音乐厅,远看像“馄饨皮”

黑石M+的圆

在上海交响乐团音乐厅对面的、黑石M+酒店客房里,我认真读完裘小龙的《外滩花园》。

image.png

难道是酒店有意向100多年前外滩公园圆礼帽一样的音乐厅致敬吗?黑石M+,简直跟圆较上劲了。

酒店入口左手处,是艺术家颜磊画作——“圆圈圈”。它发散得有些晕眩,莫名其妙,这个“圆圈圈”是想要逃离平庸地球引力的节奏吗?

image.png

是的,你没说错,这个“圈圈”连同那束惹眼的、巨大的插花,它们是小红书里嘟着小嘴露出锥子脸小姐姐们的拍照背景。

酒店入口右手处,为办理入住的前台区。小,白色,安静。我认为,白色是苛刻的,它使建筑空间以更清晰的方式表现出来,让我们对建筑元素的感知得以强化——你看,白吊顶,刻意处理为圆润的弧形,加上低角度的圆拱门,和我们踩在地上的黑白马赛克地板,这个白色空间,难道不是中国设计师向“女魔头”扎哈致敬的“洞穴”吗?

这位娴静女生,也许是上音毕业的,戴着口罩看不到她清丽的脸。伊修长的手指,在一块黑色鼠标垫上挪动着,快速为我办理CHICK-in。定睛一看,鼠标垫,也是圆圆的黑胶唱片模样。

对了,到了前台,建议你们抬头看悬浮的、红绿粉3色纠缠一体的“橡皮糖”装置,它有点俏皮,会缓解我们戴白口罩的不适感。

image.png

红绿粉3色纠缠一体的“橡皮糖”装置

回不去的“外滩花园”时代

老实讲,我们今天对建筑的认识,绝大多数是被房地产式的功利思维在主导。

因此,我踏入这间30平米不到的客房时,忽略了Dyson吹风机、爱马仕沐浴露、马歇尔音响,看到被设计为弧形的墙柱时,有点感动,佩服设计师的“偏执”,它与客房其他摆件,一同散发出淡淡的装饰主义味道,有些表演性。

image.png

黑石M+客房墙柱,设计为不多见的圆润弧形

再伸手触摸高织床单、王菲黑胶唱片、悬空小冰箱的话,隐隐约约的熟悉性以及摩登文艺,感染到访的人们:这不单是一个能让你躺8小时的睡眠空间,更是一个自我宠爱暂时逃避喧嚣的小屋。

image.png

image.png

我入住的客房,有王菲的黑胶唱片

我个人不喜欢楼下黑石公寓那家咖啡厅,人多,闹。不过,音乐书店的设计,强调了新与旧的距离,也生长出一种新与旧的张力,凸出“音乐”的主题,我欣赏,推荐大家去瞅瞅。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黑石公寓位于复兴中路1331号,原名“黑石公寓”(Blackstone Apartments),又名“花旗公寓”,建于1924年,是一幢带有巴洛克特征的折衷主义风格公寓建筑

我失望的是酒店一旁的黑石公寓。是的,热门剧《流金岁月》有它露台上精美雕刻的科斯林柱还有强烈巴洛克意味装饰的折衷主义风格奢华曲线。

可当我来到黑石公寓靠马路外面一楼想到二楼继续探索时,铁链锁着门,我站在旋转石梯约第8台阶,从一个木地板破洞向上窥视出去,见到一处建筑沧桑的棱角。这也提醒我,很多保护建筑,一波波人在打卡拍照,外表热闹,很像回事,但往往经不起细细的“阅读”。

image.png

我站在黑石公寓旋转石梯约第8台阶,从一个木地板破洞向上窥视(肖可霄摄)

第二日早餐,我竟巧遇多年不见的Tay。当时,他以酒店负责人的身份,问候入住客人就餐感受。

Tay曾是某著名酒店集团高管,和中国第一位获诺贝尔奖题名的伍连德博士一样,故乡是马来西亚,我们曾在4年前一个床垫品牌聚会上认识。如今,Tay与李总等团队,共创黑石M+新美学。

image.png

上图右一,为Tay

Tay自豪地带我逛了他们团队的“作品”,一个有露台的酒店套房,他强烈建议我在一角度拍摄,说能拍摄到我想要的画面。我照办,结果确实如此。

快退房时,我遇到同日入住的“逗爹”先生。他是老上海,做出口贸易,有很深美学根基,更是位资深“酒店收藏师”,国内外多家知名的古典或时髦酒店,都体验过。

“逗爹”自述:30多年前在外贸公司工作时,他常常带外宾去外滩的和平饭店吃饭,进进出出不下100次。

庆幸还是遗憾?7分钱1副的大饼油条,1角2分一两的生煎馒头,“逗爹”与我,再也回不去“外滩公园”时代了。

参考资料:

《外滩公园》(裘小龙著)

上海市城市建设档案馆

上海交响乐团官网

《上海交响乐团建团120周年(1879-1999)》纪念画册

 “黑石M+”微信号

鸣谢:

张晓栋、逗爹

随时GET商业空间产业最新资讯
下载迈点APP

扫一扫下载APP

3

评论

迈点app

迈点APP

商业空间产经研究媒体

邮件订阅 吐槽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