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点网

屡获资本垂青 美国长租公寓领域会诞生独角兽么?

新旅界 · 叶星平编译 · 2018-05-21 17:52:06

  在过去一年左右的时间里,有大量专注于长租公寓的初创公司获得了资本的垂青。

  

  少年长成离家之后,他/她们遵循的住宿模式一般是:大学与室友合住——毕业后与室友/伴侣合住——有钱了买下一套独栋住宅住——配个小花园,买台剪草机。

  看到新建的住宅建筑,人们有充分的理由相信这套模式是稳定的。因为今年美国2/3的新建房屋都是独栋住宅,配有整洁的庭院和宽敞的停车场。

  然而,从初创公司分布来看,得出的却是另外一种住宿需求结论:在比较吃香的大城市,长租公寓正在越来越受欢迎,伴以更多的临时租赁选择、高触感服务和更小的空间。

  大都市催生长租公寓创企

  Crunchbase的一份新闻分析显示,在过去一年左右的时间里,有大量专注于长租公寓的初创公司获得了资本的垂青。

  这并非美国独有,从中国(eg:自如)到欧洲,再到东南亚,获得资金支持的共享住宿和短期住房创业公司正在全球各地涌现。

  下面的图表列出了最近的几轮融资:

  注意到它们的共性了吗?是的,榜上的创业公司都位于纽约或旧金山海湾地区,这两个大都市都有着住房稀缺而昂贵的特征,是大部分长租公寓创业公司的大本营。不过这些创企也在其他城市运营,包括洛杉矶、西雅图和匹兹堡。

  长租公寓+社区,新时代的美国梦

  美国早期(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郊区住房开发商规划的时候,考虑到的不仅仅是卖房子,他们还卖美国梦,包括1000多平方米的草坪、宽敞的车库以及洗碗机之类的配套设施。

  同理,今天的长租公寓创企的卖点是另一种美国梦:不仅仅是向住客提供一间房屋,还让他们结交朋友,成为社区的一部分,去探索一个新的城市。

  HubHaus有这么一句口号,叫“来租我们的房间吧,找到你的部落”。该公司成立三年不到,目前在洛杉矶和旧金山湾地区管理着大约80家房屋,还帮助租客匹配室友和组织活动。

  Starcity则将自己定位为消除孤独的良药。“社交孤立是一种日益严重的流行病,而我们通过将人们聚集在一起、创造有意义的联系来解决这个问题,”该公司的主页上写道。这家旧金山公司还一定程度上解决了住房短缺的问题,并声称其将房屋居住容量提高到普通公寓的三倍。

  通过合租和隔断获得收益

  长租公寓创业公司的房源通常位于美国房价最高的市场,因此很难将他们的产品归类为便宜住宅。尽管如此,其成本通常仍比私人公寓要低。

  大多数情况下,只有那些愿意接受更为狭窄的私人生活空间的职业人士,才会以此交换随意选择居住地点、拎包入住的便利以及一个现成的社交网络。

  在Starcity,租客每月需支付2000至2300美元,包含所有费用。而HomeShare通常会将两居室的豪华公寓改造成三居室,每月租金约为1000美元,面积越大租金越高。这些房屋通常都配备了家具,租客不需要设置Wi-Fi或支付电费。

  此外,这些创业公司还将最短租赁期设为1-3个月,为短租客人提供充分的便利。

  长租公寓领域的Airbnb虽未出现但仍可期

  尽管共享和临时住房(长租公寓)领域创业公司中尚未出现独角兽,但做出“它最终将吸引巨额资本进入”的猜测并不牵强。毕竟经Airbnb开辟,度假和短期租赁市场已经出乎意料地成为了一个藏宝300亿美元的金矿。而不少大城市出现住房短缺,这是Airbnb短租(以日计)满足不了的“以月为最小单位”长租需求。

  跳出住宿领域,我们可以发现,临时、灵活和优质的服务模式在任何商业领域都具有很大的吸引力,如提供时间灵活、配置高端的共创空间的Industrious,提供个性化办公地点的Knotel,以及提供会议和办公空间的Breather。到目前为止,这三家公司融资总额约为3亿美元。

  乍一看,共享和临时住宿未来的发展似乎不占“人和”,因其瞄准的千禧一代(生于1980年至1994年)已不再是最新的一批成年人,这代人的平均年龄是28岁,最高的甚至有35岁,他们大部分人都已经到了“拥有自己的剪草机”的年龄段了。

  不过,长江后浪推前浪,1995年以后出生的Z代是另一拨儿消费力可观的一代,他们或成为推动未来共享和临时住宿发展的主力军。

  (消息来源: techcrunch)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