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点网

Co-living成为租住新选择 有人称之为"长租公寓版乐高"

迈点网 · Beverly、Janet · 2018-05-23 09:53:42

  品牌运营商们虽然也会玩概念,但如何将概念转化落地,在万亿市场分得一杯羹,是大家更为关心的问题。

  (迈点网-迈点空间租赁讯 Beverly、Janet)大城市的公寓住宅的价格多数人难以负担,但共享居住(co-living)的增长或能缓解高房价高租金这一现状。在中国,这一租住方式得到了进一步的完善,混合近些年来的几个风口上的模式,长租公寓,联合办公,以及一些类似于商业综合体的业态形式。

  共享居住有许多类型,包括共享房屋到豪华小型公寓,这些设有共享公共空间的小型住所能帮租户节省资金并扩大他们的社交圈。共同居住物业往往有更灵活的租赁期限且无中介费用,尽管这可能会增加数以千计的租金成本。

  满足微型工作室与简约生活

  以Carmel Place为例,这是曼哈顿基普斯湾附近的一座公寓,于2016年开业,由一家运作Co-living 6年的公司Ollie经营。该大楼有55间的一室公寓,面积从260平方英尺(约合24.15平方米)到300平方英尺(约合27.87平方米)不等。公寓配有床单、毛巾和家具,设有可折叠成床的沙发,专为微小生活设计。大楼还设有公共休息室、洗衣设施、健身房和屋顶露台。

  Carmel Place公寓每月起步价为2,775美元,包括有线及无线网,定期家政服务和社交活动。相隔一个街区外,带有健身房的510平方英尺(约合47.38平方米)的无家具的工作室,每月价格为3,150美元。

  Matthew Alexander是一名在Carmel Place住了近两年的一名租客,27岁,在花旗集团从事人力资源工作,以前他和别人合租,后来想要自己住,因为Carmel Place比较新,并提供诸如食品杂货配送等便利,于是他选择搬了进来。

  平时Alexander有和邻居们一起参与Ollie发起的鸡尾酒调配课或参观布鲁克林巧克力工厂等活动,他不介意住的公寓很小,但如果两个人住就有一点拥挤了。“我喜欢微型工作室和简约生活的概念。”Alexander表示。

  长短租结合,每周收到1000份入住申请

  共享居住的客房需求量很大。Common是一家在纽约、旧金山、芝加哥和华盛顿均有物业的共享居住初创公司,公司的500间客房每周能收到1000份申请。

  德勤咨询公司全球房地产行业领导人Bob O’Brien指出,共享居住是一种新趋势,当前还没有一家公司建立起完善的生态,其预计在未来5到10年内会有大量的实验,并表示这种趋势会持续下去,部分原因是共享居住吸引了大量的客户。即使千禧一代已经开始成家,共享居住仍有大量的临时合同工和空巢老人填补需求空缺。

  Ollie将于本月在长岛市开设新公寓,设有两卧和三卧的带有厨房(但没有客厅)和家具的公寓,这将有助于匹配室友,一间带公共浴室的小卧室每月需支付1393美元,租客可以使用室内游泳池和健身房。

  在同一个社区,另一家公寓Craigslist,一间两居室公寓每月租金为2021美元。

  “我们想要做的是提供A级产品制定B类定价。”Ollie的共同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Christopher Bledsoe表示。Ollie通过吸引大量租客及与家具和其他供应商谈判来降低成本。

  Bledsoe表示,Ollie的房客中有三分之二的人在35岁以下,其余的大部分都超过了50岁。

  WeLive从WeWork共享办公空间中分离出来,属于共享居住,在阿灵顿、弗吉尼亚和纽约拥有200栋公寓和共享办公空间。设施齐全的公寓面积比Ollie's大一些,也有大型公共区域和家政服务等设施,位于阿灵顿的WeLive工作室公寓起步价为每月1,500美元,比同一区域在Apartments.com上展示的无家具的工作室低100美元。

  其他提供更便宜的住宿的共享居住初创公司没有花哨的设施。HubHaus是一家位于洛杉矶的已经运作了2年的创业公司,其向房东拿房,改造成共享住宿并租给其他人,有时也会设隔断房以满足更多人的居住需求。HubHaus帮你匹配室友,无家具,有公区,有无线,清洁工每月来两次,他们也会赞助背包旅行和家庭晚餐等活动。

  位于洛杉矶苹果总部附近的HubHaus,五卧室住宅,每间卧室每月需付1,250美元的租金,街上,Craigslist带浴室的房间价格为1300美元,同一社区的一居室公寓租金为2,750美元。

  据HubHaus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Shruti Merchant介绍,该公司目前在旧金山和洛杉矶附近拥有75套房共计464间客房。

  Merchant表示,共享居住越来越受欢迎,因为负担得起的公寓非常少,她认为年轻人都比较孤独,会更多地考虑社交先于隐私。

  然而,这种面向单身租客,客房较为集约,设有公共区域的长短租公寓平台,在中国国内非常多,集中式如YOU+、魔方、冠寓、新派,分散式如蛋壳、青客、优客逸家、自如友家,大部分都面向青年白领,也有组织社交活动,但美国提出的这种共享居住概念,租约较为灵活,长短租结合。

  多业态、多场景融合,租赁地产版本的乐高

  在中国,关于Co-living这一模式,已经有品牌给出了更为优质的答案。

  共享际混合了近些年的几个风口上的模式,包括已经成红海的长租公寓,包括联合办公空间,以及一些类似于商业综合体的业态形式。至于对这一空间体的性质确定,共享际联合创始人兼CEO贾晓萌说:“你没办法单个地说共享际是什么,它是一个复合型的产品。“

  通常,共享际所运营的每一个项目多会涵盖多个不同的空间场景,包括长租公寓、联合办公、多元化活动场地等,除此之外则引入大量的内容提供商,如书店、咖啡店、健身、餐厅等不同的生活方式类的商业网红IP。

  多元化的社群活动是共享际另一个突出的一个特点。音乐剧表演,圣诞市集,胡同主题跑,创业产品体验趴,“报春”街道运动会,北京非裔女性观影会等等,涵盖社区内生活方式类的主题分享、团体的休闲活动。

  这一模式被共享际称之为“城市空间运营+生态圈建设”,并提练出这一模式的五个核心元素:一体化空间、品牌IP、强交互、共享开放和场景消费。

  以五个核心元素为基础,共享际打造完成了极具风格氛围、强社交的线下空间,以及共享开放充满认同感的线上社区。多元化的空间和内容的叠加使得原有的单一空间属性被淡化,整个空间构成了一个自带流量的开放式社区,在满足项目本身的办公用户、租住用户的基础之上,还吸引到外部的商业消费人群及场地活动参与者等参与其中。

  对比国外的Co-living,中国的这一品牌运作形式相较而言更为丰富。同时将多种商业模式融入其中,打造了一个拥有活跃用户的生态圈。

  日渐细分的客群,需要匹配更为完善的Co-living

  由于人口流动大,中国租赁市场规模达到了万亿级别,而国外关于公寓租赁公司的报道新闻并不多,前阵子CNBC报道称,美国硅谷的住房危机变得越来越严重,甚至就连苹果、Facebook、亚马逊、微软以及谷歌在内的五大科技公司的员工都在为买房发愁,有些绝望的房客每月要花掉50%薪水支付房租。旧金山市中心的一个公寓项目只有95套房,开放申请后有6580户家庭竞争,相当于70户家庭抢一套房。

  面向中低收入家庭和个人的房源实在有限,尤其是大城市的核心区域,这和北京上海的状况相差无几,高底价意味着租金也不可能低,美国Natalie Gubb Commons这类每月租金1000美元起,比附近公寓租金低三倍的廉租房项目,需要依靠美国联邦低收入住房税收抵免优惠,且开发商Mercy Housing还是非营利性的。

  租赁市场足够大,细分人群足够多,Co-living在美国还刚刚起步,而在国内,Co-living的概念似乎更为超前,品牌运营商们虽然也会玩概念,但如何将概念转化落地,在万亿市场分得一杯羹,是大家更为关心的问题。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