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点网

为了拆除群租房,上海大房东“自己举报自己”...

迈点网 · 江离 · 2020-04-30 08:34:20

别在违规群租房的边缘疯狂试探...

自2月以来,北京、福州、上海等多地陆续开展了对违规群租房的整治工作。一方面,是为了配合疫情防控工作,对流动人口的规范化管理。另一方面,则是对租房市场中这块“顽疾”的系统性排查整治。违规群租房的混乱市场,看起来,或许要接近尾声了。

北京、福州加码整治群租房

目前已开始了大规模违规群租房整治的城市有北京、福州,不过各自开始行动的契机有所不同,北京是配合疫情防控工作,福州是“3·7”坍塌事故的后续,对于存在房屋结构安全隐患的排查。其中最早开始对违规群租房整治的是北京,之后是福州:

01 北京:一次性腾退十栋群租公寓,4600余间房

2月12日,北京市住建委印发《关于做好违法群租房整治中疫情防控工作的通知》,要求将违法群租房整治工作纳入社区防控体系,进一步强化住房租赁企业的主体责任。据统计,1月20日12时至4月20日12时,12345热线累计受理涉违法群租房相关问题近3000件,12345热线将涉疫群租房相关问题列入一级响应范畴,要求2小时内响应核查。

前不久,位于北京广渠路沿线南侧、双丰铁路小海子段东侧的27栋出租公寓也开始拆除,预计6月底拆除完毕,9月底“场干地净”。这27栋楼,共计房间4600余间,占地面积3.3万平方米,建筑面积5.6万平方米,属于典型的出租公寓。此次拆除的“公寓出租高峰时,群租人数过万。这里每个房间面积在20平米左右,为节省租房成本,曾出现过一下子挤进8个人同住一间房的现象,存在很大安全隐患。”相关负责人表示,这里治安事件频发,环境脏乱,有的楼间距不足一米,存在很大安全隐患。“

02 福州:百日攻坚近5000套违规群租房

泉州“3·7”坍塌事故发生后,3月10日下午,福州市召开视频会议,部署开展房屋结构安全隐患,大排查大整治百日攻坚行动,集中整顿群租房乱象在内的诸多建筑安全问题。紧接着3月15日,福建省召开视频会议,就开展房屋结构安全隐患大排查大整治“百日攻坚”专项行动进行动员部署。

据了解,福州五城区及高新区,在过去的一个月时间,现场核查认定了近5000套群租房。接下来的一个月,已经核查认定的群租房,将被重点关注。各区针对拒不整改的群租房,也制定了具体处置方案。

这些群租房的改造,都称得上是“挑战极限”。其中不乏120多平方米的房子被隔成了8间,共装有8个电表,8台热水器,8台空调,7个马桶。以及让楼下业主吃饭都要打伞的违规改造的改建,严重影响了其他用户的生活起居。

为了拆除群租房

上海大房东“自己举报自己”?

这是近3年以来的第二波大型违规群租房治理,上一次是北京大兴群租房火灾之后,开展了一轮对于违规群租房的整治,甚至对于N+1也开始了严查管理。但即便是这样,群租房就像野草一般,春风一吹,又是一片绿。即便是房东,也为涉及到重重转租的房子而头疼。

群租房的存在,一方面是大量低价租房需求的存在,另一方面是一些房东愿意为了利益,铤而走险违规出租。久而久之,群租房就成为了城市治理的“老大难”问题。加上其管理牵涉住建、公安、消防、城管等多部门,“谁都可以管,谁也管不了”导致长期以来的“群治难治”。

以上海为例,疫情期间2个多月的时间,12345市民服务热线接市民诉求投诉群租近5000件。

除去几十平方米的屋子,塞满了高底床,十多个人扎堆住,电线私拉乱接,易燃品四处堆放等“常规操作”。甚至还有一位大房东自己致电12345市民服务热线,“投诉举报了自己”。

在这位大房东的出租房中,房间内光是高低床就摆放了3只,床上堆着未整理的被子和衣物,床沿还挂着衣服,屋子里几乎连站的地方没有了;更让人担忧的是,房间内电线乱拉,拖线板到处都是,上面插满了插头,存在相当大的安全隐患。

当新民报记者问到这位大房东,为什么要自己举报自己。这位大房东表示,“我把房子借给二房东后,没想到竟然被用作了群租,我之前一点也不知道。现在,二房东已经不知踪影,我也联系不上他。所以,我就想到了打12345市民服务热线,想看看能不能协调来解决这个问题。”但是大房东面临的局面是:二房东跑路,与其签订了合同的租客们拒不搬走。无奈之下,他表示只能去法院起诉二房东了。

那么为什么群租房整治这么困难?即便是大房东“自己举报自己”都不能立竿见影?主要与以下3个原因有关:

01. 取证难。城管执法部门常常无法进入涉事房屋内,现场认定违法事实。

02. 甄别难。房东为逃避处罚,从之前分割原有房屋到现在的放置上下铺形式安排租客入住,更由甚者通过“滚地铺”方式进行“群租”。在大房东、二房东甚至三房东、四房东的层层转租中,租住人员时间短、流动性大、信息不备案,给违法事实的确认造成了难度。

03. 根治难。由于存在巨大的经济利益,“群租”常会死灰复燃,在市民的重复投诉中,往往会陷入“反复治,治反复”的怪圈。

所以,违规群租房治理作为一项综合治理问题,更需要房管、公安、城管、卫生、消防、街道等多部门形成合力,加强巡查发现,建立严防严控严管的长效机制,从根子上解决这个“顽疾”。

另一方面,规范相关管理条例也很关键。在前不久的福州市人大常委会上,就拟将群租房长效管理增列为今年的重点立法项目,从房屋使用安全和房屋租赁管理等切口入手,借鉴上海、杭州、南京等城市对群租房整治和管理的经验,结合福州市实际情况,将群租房的长效管理工作纳入法治化轨道。

长租公寓

别在违规群租房的边缘疯狂试探

尽管前文中提及的多为个人二房东或是一些房东的“极限改造”。但是在之前一轮的群租房整治过程中,也有不少长租公寓的N+1房间被拆除。尤其是2017年大兴火灾之后,北京开展了为期40天的安全隐患排查及清理整治工作,重点整治场所包括出租房屋、出租公寓。

其中,自如的优化房(隔断间)也在这一轮整治中,被强制拆除。乐居财经曾报道有一位自如优化间才住了5天的租客,就因为群租房整治,从自如搬了出去。

对于N+1模式,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隔断间出租不是群租房的原罪,它可以增加租赁房源供应,降低房屋租金,保障青年人基本住房权益,缓解供不应求对租金上涨形成严峻压力。

对此,福州市房地产中介行业协会会长李特也表示,承租客消费习惯的改变也是群租房出现的一大原因。如今租房的年轻一代的承租习惯已经发生改变。对注重私密空间的他们来说,正常户型的成套房合租,已经难以满足他们的承租需求,“一间隔断房,就能满足所有生活需求,自己关进房间就能过自己的生活。”。

但是对于长租公寓而言,N+1就像是一道判断题,在不同的地区和条件下,需要作出不同的判断。比如,上海,南京、杭州、武汉、成都、苏州、广州等都陆续推进“N+1”合法化。但是相对而言,北方城市如北京、济南对于N+1的态度就更为谨慎,甚至可以说有点严格。

所以在进入一个新的城市之前,长租公寓运营商必须了解当地对于N+1的相关政策。不要一进场就热火朝天地开工,结果成了“疯狂试探违规群租房边缘”的危险行为。

另一方面,对于从业者想要进行N+1的改造,其实也可以理解。李特以100平方米的毛坯房算了一笔账。“毛坯房产生不了利润,但房东出租给二房东,按目前的行情,每个月可收取3000元的房租。”李特表示,二房东与房东之间通常签订6年长约,“二房东只要改建成4间隔断房,每间按1500元的月租算,每月就能收取6000元房租。6年下来,即使扣除装修成本及支付房东的租金成本,二房东仍有很大的利润空间,更别说群租房间数更多的。”

58安居客首席分析师张波也提出,“在N+1模式禁止的背景之下,一些长租公寓运营方,他们的盈利空间会收缩得比较厉害。”

当然,我们不能将长租公寓的N+1与违规群租房画上等号。但是也要清楚在不同的地区规定下,违规群租房与N+1的差距仅仅相差毫厘,才能避免租客被赶出长租公寓的情况再次发生。毕竟这些城市的“异乡客”,都需要在深夜找到属于自己的小窝。

第一时间GET商业空间产业最新资讯
下载迈点APP

扫一扫下载APP

2

评论

迈点app

迈点APP

商业空间产经研究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