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点网

OYO酒店继续高举高打 中低端单体酒店盈利难题待解

财联社 · 李丹昱 · 2019-09-12 09:20:17

该公司计划在2.0模式下完成累计开店2万家的目标。

  在融资、上市传闻不断的同时,OYO酒店对外宣布其新推出的2.0模式签约酒店突破3000家,并在以“轻加盟”模式拓展1万家酒店后,该公司计划在2.0模式下完成累计开店2万家的目标。

  新目标提出后,OYO的资金链再次受到质疑。OYO酒店合伙人兼首席运营官施振康在接受财联社记者采访时表示,OYO资金充足,此前裁员、资金链吃紧的传闻报道均不实。该公司首席收益官朱磊还向记者透露,OYO将于近期推出1万人的招聘计划,并上线咖啡品牌“芬然”,进军咖啡新零售市场。

  2.0模式成“双刃剑”

  朱磊介绍,OYO酒店的2.0模式最主要的就是收益保底和智能调价系统,即OYO为单体酒店提供全年保底金额,超过的部分OYO与业主方按比例分成。据业主透露,分成比例基本为50%。

  “我们和业主之间有收益保证,在此基础上,会有一个分红的提成,这是我们主要利润来源。”朱磊表示,只有业主的生意比原来好,OYO的利润才可以最大化。负责OYO泉鑫店的资产运营经理介绍,该店保底价格为40万元,预计其业绩完成在45-46万元之间。按此计算,OYO方面在该店抽成3万元左右。

  但在成本端,OYO要为此承担OTA(在线旅游)通道费、软装改造、营销宣传等一系列费用。仅通道费每年就在2-4亿元,此外还需支付一定的佣金。在2.0模式下,OYO依然保持了与此前相似的策略,仍推出大量20元、30元房间吸引消费,引起烧钱质疑。

  “无论从OTA,还是APP,要想持续优化排名,保证有更多的消费者看到,积累更多的人气,交易额永远是一个根本。所以在前期,我们需要通过更低价,改善入住率、单房收益建立更好的线上排名。”朱磊解释称。

  至于如何平衡扩张速度与质量,解决目前饱受诟病的卫生问题。施振康告诉财联社记者:“当前最重要的是向业主提供价值,OYO不是传统连锁酒店的标准,重点在于消费者体验,而不是硬件基础。”

  OYO业主刘女士向财联社记者透露,自家酒店只有40间客房,选择加入OYO最重要的原因就是没有前期投入,改换门头、加装软装的3万元都是OYO负责投入,其他则不用改变。而如家、汉庭的加盟费基本在2500元/间,加上后续的改装费用,很多业主基本无力承担。

  但刘女士也承认,加入OYO两个月时间里,酒店并未完成保底金额。也就是说,在业主可以拿到保底金额的同时,OYO也承担了保底业绩无法完成的风险。这也使2.0模式成为OYO在大量吸引业主的同时,却也担负着保底失败风险的双刃剑。

  需求增长与市场增长错配

  OYO在中国的迅速迭代扩展,其实是其在全球市场的一个缩影。目前,来自印度的OYO酒店已经迅速在亚洲、欧洲、北美等地铺开,屡屡曝出上市传闻。在这背后,是软银、红杉等投资机构的多次注资。8月26日,界面新闻报道称,OYO中国正在独立融资,金额为3亿美元。

  施振康并未直接回应融资上市的消息,仅表示,OYO中国与其他国家属于竞争状态,但资金链完好。OYO的成功依靠“商业模式+资金+团队”,资金是非常重要的一个环节,不存在此前报道的资金紧张导致裁员一说。

  有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对记者分析称,OYO中国独立融资并非想要独立上市,中国作为该公司最重要的市场,是其提高估值的重要一环。以目前OYO在全球的体量而言,在美股上市的难度不大。

  2017年,OYO进入中国市场后,融资进程明显在加快,软银曾领投多轮融资,Greenoaks Capital、红杉资本、华住集团也相继出现在跟投名单中。财联社记者统计发现,OYO全球和OYO中国已完成10轮官宣融资。

156818343465552000_a580xH.png

  备受资本追捧的背后,是OYO麾下庞大的单体酒店规模。施振康透露,其目前的开店数量已达15000家,而为了增加坪效,OYO将于近期上线“芬然”咖啡品牌。

  朱磊介绍称,“芬然咖啡”将依托其酒店网络所积累的商业活动数据,根据不同区域的人流状况和酒店条件来选址咖啡店。咖啡店采用自动咖啡机,咖啡豆等原材料由OYO酒店筛选,咖啡制作则由酒店前台来负责。

  而在咖啡零售市场,竞争激烈程度远超过OYO所在的单体酒店市场。除了已经在美股上市的瑞幸咖啡,中石化也在近期宣布旗下零售业务板块易捷联手连咖啡,发布全新品牌“易捷咖啡”。

  施振康将OYO做咖啡的优势归结于现有的酒店体量,他认为,可以依托现有酒店,降低成本。而这一模式与中石化推出的易捷咖啡较为相似,都是在将咖啡消费场景多元化。

  “芬然咖啡的定价、logo、具体合作店铺尚未确定,目前只是第一家云厨房落户在西安。”施振康说。

  “咖啡零售对OYO来讲是副业,主要目的还是增加坪效。”星硕酒店管理咨询师袁学娅对财联社记者表示,OYO的主要市场在四五线城市,这个市场对咖啡零售并不敏感,最显著的还是中低端单体酒店盈利问题。

  事实上,随着OYO高举高打进入中国市场,中低端酒店数量也开始逆势出现增长。华住投资的H连锁酒店、同程艺龙的OYU、美团的轻住纷纷进入这一市场,与OYO成为竞争对手。

  “中低端酒店市场的供应在增加,但需求增长跟不上供应增长,因此关键是在有限的市场中争取更大的市场份额,这就是存量市场的竞争。”华美顾问机构高级经济师赵焕焱认为。

  东兴证券在今年7月的一份研报中提出,低入住率令OYO酒店业绩承压,盈利难仍是主要问题。面对未来,OYO终要做出选择:做大平台直面OTA竞争,或是强化酒店管理能力深耕酒店市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