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点网

世界青年节 这些酒店业的年轻掌门人 都在想什么

迈点 · 2019-11-09 09:57:22

酒店业从来都不是一潭死水。

  老一辈酒店人搭好了基础,却在迎合新一代消费者面前显得略有窘迫。年轻的掌门人、创始人们则不同,他们是生长在酒店业早已发达的环境下,他们或许在经营理念上,与前辈有着无数分歧,但又恰好迎合了新时代的市场趋势。

  新一代的酒店管理者,少了分稳重,多了几分张扬与不羁,敢想,更敢做,比起搭建酒店,重新定义酒店或许更为有趣。

  在11月10日世界青年日来临之际,我们不妨看看这些年轻的酒店掌门人们,都在想些什么。

640.webp.jpg

  远洲旅业董事  卢文揆

  酒店是要引领着一代年轻人勇敢往前走。我们不断研究他们的需求和喜好,去创造出能带领他们往前尝试的新东西,而不是用所谓现在的数据和流量去贴合他们的喜好,去做一些他们已知的东西。否则,你永远是追逐他们的脚步,永远没有办法提升。

  这可能是年轻酒店人跟传统酒店人的区别,最好的处理方式是结合。

640.webp (1).jpg

  大乐之野合伙人/CEO、 莫干山民宿学院院长  吉晓祥

  民宿是乡村复兴的入口,乡村复兴为民宿提供更好的内容生产机会;民宿,应该不止于宿,谦卑地与乡村自然文化达成更深层次的联结是民宿的发展方向。

640.webp (2).jpg

  ZMAX和潮漫品牌主理人/CEO  黄玄(Tracy Wong)

  我跨界的核心是“你有没有跟我一样的态度和精神属性的东西”。我一定要把品牌人格化、人物品牌化。

  在我的理想当中,ZMAX是个形容词。如果有一天大家都说,“这个事情很ZMAX”、“今天你很ZMAX”,那我们这个品牌就成功了。

  这是我对于跨界的理解。我有句内部开玩笑的话——我想的跨界,是有灵魂的交媾,而非肉体的痴缠。

640.webp (3).jpg

  千峋品牌创始人兼贝壳友家CEO 甘宜哲

  如何克服痛点,为存量酒店提升价值,尤其是推动品牌连锁率低、同质化严重、运营管控能力差的经济型连锁酒店迎来新的转机与增长,是整个行业正在面临的新难题。

  同时对于它们的改造正成为未来几年内酒店市场最大的机会点。这是一场涉及千亿市场的行业生态迁徙。

640.webp (4).jpg

  东呈国际集团锋·态度酒店品牌CEO 王子樵

  没有人定义酒店该长什么样。就像没有胡桃里之前,没有人发现夜生活真的从晚饭开始。你不领先行业一步,你怎么证明你牛逼。我们就是要完全脱离酒店很固定的刻板思维去重塑酒店。

640.webp (5).jpg

  有戏电影酒店CEO 贾超

  作为一名85后的创业者,贾超家里从93年就开始做酒店,2009年开始自己做酒店, 在注册了“电影”这两个字后,有戏不仅要将电影做到自家酒店的空间中去,也想和酒店业的同行进行深度合作,共享“电影”这个IP。

  有戏不仅是一个酒店企业,也是赋能性企业,帮助所有的中端酒店包括科技酒店改造升级。“我们希望通过努力像如家和华住一样做到上市公司,市值将近千亿。”贾超表示。

640.webp (6).jpg

  东呈国际集团高端事业群开发副总裁兼万东酒店管理公司CEO 陈君

  顾客定位有3个关键词,讲究品质、追求效率、并希望保持平衡。现在的顾客群体已经完全不满足于基本的住宿要求,对品质生活有更高的追求,但同时酒店也在追求投资和回报之间的平衡。

  因此,核心关注到顾客的品质需求,并且保持好整个的商业平衡,是十分重要的。

640.webp (7).jpg

  诗莉莉创始人兼CEO 许鑫明

  非标住宿注定是个小众多元的社群圈子,很难形成类似“经济型酒店”的规模化,除非旗下有足够多的品牌去服务足够多的基于社群的“场景”。

  而随着整个非标住宿行业进入下半场的探索期,但凡非标住宿想要兼具情怀和商业,“非标”终究变成“标准”!

640.webp (8).jpg

  希岸酒店创始人兼CEO 陆斯云

  希岸这个品牌是有态度的,每一个态度都有故事。“敢”代表我们当初奋不顾身创造这个极具争议的品牌;“倔”代表我们不顾一切坚持自己是对的,一直倔强地坚持下去;“变”代表我们在生活中能在不同角色中切换自如,生活工作两不误;“柔”代表我们如水一般亦刚亦柔,也代表男士的绅士魅力;“Inevitable”代表一种强大的气场和魅力,这也是在创建品牌的过程中必须锻炼出来的一种精神。

640.webp (9).jpg

  OYO创始人 李泰熙(Ritesh Agarwal)

  我们并没有太多竞争,而且就目前来说,甚至没有竞争!连锁酒店,在线旅游代理商,旅游运营商,还有一些聚合服务提供商,他们可能被认为是竞争对手,但我们更多关注的是机会——任何一个有空闲房间的房主,都是我们的潜在客户。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