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点网

玩家纷纷离场 单体酒店连锁泡沫破碎

关子辰 杨卉 · 2020-04-01 10:09:43

未来整合单体酒店市场不是只靠简单的“贴牌”,关键是要提升单体酒店的品质。

曾引发各路资本争夺的单体酒店市场,如今却遭遇“玩家”大撤退。3月31日,据华尔街日报报道,为保利润,单体酒店连锁巨头OYO将在全球范围内逐步取消保底收入机制,这一举措也迅速引发争议。而在中国市场,该集团更是面临前所未有的困境。据知情人士透露,近日OYO在中国裁员60%,甚至还引发了直播讨薪,此外大量加盟商也纷纷解约。与此同时,作为OYO对手的H酒店也在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中退场,而有着互联网基因的单体酒店品牌无疆也宣告关闭。在业内人士看来,将原本各自为战的中小单体酒店稍做改造后,挂上统一品牌进行连锁化运营的想法很美好,但由于单体酒店软硬件水平参差不齐,品牌忠诚度不高,仅靠“贴牌”加盟模式注定无法走通,疫情下种种弊端更是被快速放大。不过,这并不意味着单体酒店连锁化是条“死胡同”,如果各连锁品牌能将竞争重点从扩张规模回归到服务本质,仍具发展“钱景”。

连锁之路遇坎

单体酒店“玩家”犹如“多米诺骨牌”,一个接着一个倒下。据最新消息,OYO计划在中国市场大幅裁员,而在2019年9月,OYO曾对外表示在中国有超过1万名员工,并希望扩大到2万人。一位接近OYO的业内人士透露,如今,OYO仅剩下2000多人。北京商报记者还了解到,裁员之后,抖音上甚至还出现了一场讨薪直播,几位被裁的员工来到OYO中国总部所在大厦楼下抗议,而更多被裁员工则在网上声援。据了解,这些人中大部分是被拖欠了绩效收入的各地市场拓展人员。 对于裁员一事,OYO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称,“具体涉及人数将在未来一两周更清晰,不过调整将提高组织效能和优化一定规模的人员。”

除了裁员,加盟商解约更让OYO摇摇欲坠。据一位OYO加盟商坦言,“重庆去年最多有300多家酒店与OYO合作,今年还剩70多家,而且都是些招待所之类的小门店。”此外,业内还有消息指出,目前市场上有超7成的酒店与OYO平台解约。对此,OYO则把问题矛头指向加盟业主,“去年推出的‘保底’合作模式,是探索过程中的一次勇敢尝试。部分业主将OYO提供的这份‘风险保障’理解为获利和收入的渠道,于是便产生了一系列为了提高这笔‘收入’而引发的不诚信行为,OYO才决定终止合作。”

除OYO遇困外,北京商报记者还了解到,携程投资的单体酒店轻连锁品牌无疆酒店将停止运营,全体员工即将解除劳动合同。该公司董事长马晓东近日在内部信中还表示,自2020年春节以来,由于受疫情冲击整个旅游市场受到毁灭性的打击,作为一个初创公司受的打击更大。为了生存,无疆酒店也采取了很多措施来缓解冲击,内部包括缓发工资、全体动员压缩成本等,不过,这次疫情已经突破国界造成全球性经济衰退,旅游市场在一两年很难恢复,这种情况彻底打乱了公司发展计划,不得不做出停止运行的决定。

同样离场的还有H酒店(中文名“你好酒店”)。3月9日,华住集团正式宣布旗下怡莱品牌与你好酒店合并,合并之后,华住将采用怡莱软品牌的加盟方式拓展中小酒店市场。此前据一位接近你好酒店的业内人士表示,此前你好酒店已经有不少员工离职,该酒店大多数业务也基本被合并。高远文旅CEO、泊宁酒店、心宿度假创始人徐恒勇表示,OYO、H等这些单体酒店集团的运营模式本来就不被看好,在疫情冲击下,“贴钱”模式的弊端更是被放大了,如今看来,单体酒店“泡沫”要破碎了。

陷入“贴牌”困局

疫情只是“导火索”,真正让这些单体酒店集团夭折的是“贴牌”的模式。为了迅速占领单体酒店市场,OYO、你好酒店、千屿等酒店集团从面世之初就推出了免加盟费只收管理费的模式,然而在传统收取加盟费的酒店经营者眼里,这种模式无异于“饮鸩止渴”。

2019年下半年,为了进一步扩大加盟酒店数量,OYO还不惜“贴钱”抢市场,强行推行2.0模式,向加盟业主承诺保障收益。据OYO当时介绍,推行的2.0模式,如果加盟店营收未达标,将由OYO来补齐,而且OYO将注资进行基础设施翻新、提供软件系统等全方位的运营支持。虽然这一策略短暂奏效,让OYO在中国的加盟酒店数量急速增加了数千家,不过公司亏损也随之加剧。上述接近OYO的业内人士甚至坦言,真正“拖垮”OYO的就是2.0模式。

另据一位刚从OYO离职的知情人士透露,OYO的2.0模式还有一个条件,即门店间夜价格要由OYO方面来控制,同时门店的预订和管理均纳入OYO的系统。虽然在这种模式下,加盟店入住率和订单量会出现快速攀升,但是却是用极低的市场价换来的,也就是说加盟酒店的营收非但没有增加,反而这些加盟商还失去了酒店运营的控制权,由此还引发了一系列加盟店与OYO总部的纠纷。“保底资金拿不到,不少加盟酒店业主四处维权。”上述知情人士透露。

同样陷入“贴牌”泥潭的还有被OYO收购的千屿酒店,有千屿加盟商透露,在与千屿签约后,千屿拿走了该酒店的经营定价权,客房价格从原来的85元下降至28元,甚至在OYO官方APP中,会员促销价可以低到25元。此外,在千屿运营期间,服务不可以出现任何问题,否则该加盟商会被扣款罚金。“旺季价格没做上去,保底金也没全额拿到。最终该加盟商与千屿酒店方面终止了合同。这样的案例还不止一例。”上述加盟商透露。

由于亏损增加,纠纷不断,单体酒店的困局早在春节前就已显现。据了解,早在春节前,就有千屿酒店离职人员透露,该酒店就部分核心高管离职、不少员工被解散等。此外,作为OYO对手的你好酒店也全面收缩,多个省市团队解散,合作酒店出现大面积解约的消息也不断见诸报端。

上述接近你好酒店的业内人士还坦言,实际上去年下半年,诸如OYO、你好酒店等中小酒店企业的经营模式就已经显现出诸多问题,在经济大环境不景气背景下,企业融资也遇到困难,而今年疫情的到来更是让“贴钱”模式雪上加霜。

回归服务本质

在去年H连锁酒店获得华住集团战略投资的发布会上,华住酒店集团创始人及董事长季琦曾暗示OYO将中国单体酒店市场搞的“一地鸡毛”。如今,“一地鸡毛”之后,摆在业界眼前的是如何让这些中小单体酒店再次“抱团取暖”。

华美顾问集团首席知识官、高级经济师赵焕焱认为,虽然单体酒店“玩家”受到“重创”,但仍有部分玩家持积极态度,处于观望状态。“目前市场上也有一些经营不错的企业,但是这些酒店集团的规模并没有之前的OYO等那么大,有些企业加盟酒店数量仅仅10-20家,是区域性小规模的连锁酒店集团。”专注酒店、民宿等领域的北京多彩投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发展副总裁张鹏介绍时指出。

“实际上市场上剩下的这些量很大的单体酒店价格普遍在100-300元之间,装修风格、档次、地理位置均存在很大差异,由于产品不好定位,因此经营难以复制,也给连锁化管理带来了很大难度。低价位区间的用户人群,对于酒店品牌的忠诚度并不高,更多看重的是价格,其实180元和200元价格的酒店服务品质不会差太多,但是价格却直接决定了产品的性价比。”张鹏还坦言。在他看来,如何让单体酒店提升性价比成为关键。

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旅游科学学院院长谷慧敏还进一步分析,随着消费观念的不断变化,除了性价比外,顾客对酒店服务,环境卫生的要求也日渐上升。谈到未来单体酒店的发展方向,谷慧敏认为,未来单体酒店还是会趋向连锁化发展,但是无论是加盟商还是企业集团,都需在保证资金链和现金流的前提下展开。在获得足够的加盟商后,企业应开出合适的平均房价来保证出租率和加盟商的利润。此外,平台的作用是带来客源,解决加盟商无法与市场对接的矛盾。她还指出,“简单采用互联网的烧钱玩法,不利于行业的健康发展。未来整合单体酒店市场不是只靠简单的‘贴牌’,关键是要提升单体酒店的品质。”

【*本文来源:北京商报,作者:关子辰 杨卉】

第一时间GET商业空间产业最新资讯
下载迈点APP

扫一扫下载APP

1

评论

迈点app

迈点APP

商业空间产经研究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