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啰出行为何取消在美上市?|资本论第17期

迈点网 · 郭德荣 · 2021-07-29 08:49:26

哈啰出行的下一站。

  7月27日,共享单车提供商哈啰出行申请撤回赴美IPO计划,这距离其4月23日递交招股书仅过去95天。哈啰出行方面表示,后续会根据国家监管要求和资本市场环境,适时推进IPO事宜。那么,哈啰出行为何非要上市,又为何在不到100天里转变态度?

  哈啰出行的资本路

微信图片_20210729084538.jpg

  自2016年9月创立起,哈啰出行的发展就由资本一路裹挟着。5年时间里,其先后融资次数超过14次,融资金额则累计超过247亿元。

  和ofo单车、摩拜单车相比,哈啰出行的上线时间晚了至少半年。但是,自2018年4月美团全资收购摩拜单车、2018年9月ofo小黄车遭遇“欠款”危机后,哈啰出行后来者居上,并拿下共享单车头把交椅。

  盘点哈啰出行的融资史,可以发现其经历了“扩张—合并—扩张—延展”的4个发展阶段:第一步是主要覆盖二三线城市,第二步与永安行合并以巩固市场份额,第三步在蚂蚁金服助推下完成全国布局,第四步从两轮业务延伸到四轮业务和生活消费业务等。

  作为哈啰出行联合创始人、CEO,出生于1988年的杨磊属于连续创业者。伴随着共享单车行业竞争格局升级,以及哈啰出行业务规模扩大的节奏,他不断调整自己的心态与眼界,顺应战局与地位的变更,逐渐成长为更加成熟的创业者。

  比如,初期就专注于“活下去”,不打价格战,重视产品提升,成为当时行业里的一股清流。这样做的好处是让顾客的用车体验更好,另外保证了其可以打“持久战”。

  同时,采取“低线城市包围一线城市”的策略,成本更低、潜在风险可控,扩张效果也较强。当其他共享单车进入时,移动化普及程度不高的情况下,低线城市的替换成本更高。

  另外,由于早期没有大范围的融资扩张,创始人的控股权和决策权均更高,这也保证了团队想法和执行高度一致,在竞争中慢慢体现出优势来。

  综合以上3点,蚂蚁金服自2017年12月起,开始持续关注并输血。两年时间,和其他投资机构一起,“砸”了接近200亿元。自此,在资本助力下,哈啰出行逐步奠定了自己的江湖地位,市场占有率一度超过5成。

  哈啰出行的延展路

微信图片_20210729084626.jpg

  目前,哈啰出行已拥有哈啰单车、哈啰助力车、哈啰电动车、小哈换电、哈啰顺风车、哈啰打车、哈啰租车、哈啰酒店、哈啰门票、哈啰生活等多个业务版块。

  截止2020年末,哈啰单车和哈啰助力车两大两轮共享服务已在全球300多座地级市开展。一二线城市主打哈啰单车,三四五线城市主推哈啰助力车,市场覆盖性整体较强。

  从2018年到2020年,哈啰出行的共享两轮业务营收分别为21亿元、45亿元和55亿元,占比从接近100%到92%,仍是目前营收主要贡献力量。

  同时,在产业链端,哈啰出行先后推出哈啰电动车和小哈电动两大业务。前者已有数亿消费者体验,具备一定的虹吸效应,目前门店数已超过1000家、城市数覆盖100个;后者则选择与宁德时代、蚂蚁金服强强联合,提供更加安全、智能、便捷、高效的两轮出行用电服务,拓展速度同样惊人。

  除了两轮业务,在四轮市场,哈啰出行也大胆试水。2019年,滴滴出行遭遇史上最严重“安全危机”,内部自查时间超过1年。这期间,曹操出行、嘀嗒出行开始抢占市场,车企系和资本系竞争此起彼伏。

  哈啰出行也顺势推出打车业务和顺风车业务。和共享车业务类似,其网约车业务先聚焦于三四线城市,再逐步延展到一二线城市。尽管进度较慢,但胜在稳健。

  另外,沉淀下来的亿级用户,也为哈啰出行开展诸如门票、酒店、到店服务等版块提供了可能。而今,哈啰出行俨然是另一个版本的美团。据悉,小哈换电业务近日完成数亿元融资,大湾区基金、磐谷资本、慕华资本等参投,新版块引发资本关注。

  哈啰出行的盈利梦

微信图片_20210729084703.jpg

  但是,3年时间,亏了48亿元。这是4月23日哈啰出行提交招股书时,媒体报道最多的字眼。盈利,对于一家逐渐成熟的企业而言,尤为重要。

  招股书数据显示,2018年,哈啰出行营收达到21.14亿元,净利润则是-22.08亿元。也就是说,赚1块钱的同时亏2块钱。2019年,哈啰出行营收达到48.23亿元,同比暴增128%,亏损额则少了7亿元。2020年,营收增长到60.44亿元,亏损仅11.34亿元。

  也就是说,未来的3到5年,随着营收的稳步增长,哈啰出行实现净利润为正只是早晚的问题。然而,从哈啰出行的融资情况来看,自2019年7月后,其资本动作明显滞缓了许多。而这两年,正是哈啰出行大力延展的阶段。

  资本市场对于哈啰出行的“不看好”,主要包含4个原因:一是融资阶段已到F轮之后,可稀释的股份越来越小;二是蚂蚁金服逐步控股,其他机构进入需大股东同意;三是市场进入良性期,竞争压力大幅下降;四是资本对于行业的投资回报,存在困扰和忧虑。

  因此,上市主要基于3个考虑:一是给大股东解套,247亿元砸出去,能收回多少,上市了才知道;二是争取中小股东资金,加快新版块布局拓展,矫正目前的“畸形”业务;三是掌握更多话语权,后期回购一部分股权,可以更快速地作出市场反应。

  据悉,目前杨磊持股10.4%,投资人符绩勋持股6.1%,管理层合计持股17.7%;蚂蚁金服旗下公司持股36.3%,永安行旗下公司持股7%;其他联合创始人或股东持股则均小于1%。

  已经延展多个产业链的哈啰出行,急需更快的发展速度,来解决主业务长期亏损的现状。类似的例子比比皆是,亚马逊推出了云服务,美团打造出酒旅现金牛,为企业的长期发展提供了更多可能。

  哈啰出行的下一站

微信图片_20210729084738.jpg

  按照哈啰出行原来的计划,资本扩张—产业延展—资本上市—产业延展,是一条计划中的完美发展路线。这样做的好处是保持传统业务的韧性,同时新晋业务的活力可以进行反哺。

  但是,这期间,发生了两个不可控因素:一是新冠疫情导致的出游需求急剧下降,这为未来哈啰出行延展酒旅及到店市场增加了风险;二是滴滴出行上市后一周内即被强制下架,存在严重违法违规收集使用个人信息问题。

  据悉,哈啰酒店推出的自营住宿品牌主要包括哈啰酒店和哈啰旅馆,覆盖中低档酒店市场,旨在做中国版的“OYO”。然而,OYO目前已身陷泥淖,近期还传出放弃中国市场的消息,资本方和业主方的压力持续不断。短期来看,这一版块很难付诸实践!

  哈啰本地生活业务则已经进入整合期,叮咚买菜瘦身上市,阿里美团等巨头持续深耕,竞争已经白热化。更重要的是,不尽完善的供应链体系,导致产品品质不全,也大大伤害了社区团购用户。

  和滴滴出行类似,哈啰出行也是通过地理定位来判断用户的用车阶段。也就是说,如果同样选择赴美上市,未来也将面临安全信息泄漏这一潜在风险。与其如此,不如提前把问题梳理好,再择机选择A股或者港股上市。

  另外,在2020年,哈啰出行也遭遇了市场对于其“团队危机”的一些质疑。这其中,既有对初创团队成员成长的担忧,也有对新进职业经理人的发展疑虑。说到底,在经历疯狂的发展之后,考验的不仅是其产品力,还有团队的成长力。作为一家明星企业,哈啰出行的每一点风吹草动,都会引发市场的关注。

  那么,未来哈啰出行将怎么走?以下4个思考可以借鉴:其一,大胆探索四轮业务,理性客群需要更具竞争力的产品和服务,只要能够实现,就不缺市场反馈;其二,尝试一定的收并购业务,比如电动车品牌、电池品牌等,形成产业链业务的深度覆盖;其三,引进“国家队”力量,在不同区域形成不同的章法和打法,探测更多发展空间;其四,加强跨界合作与整合,充分利用现有客源,吸纳更多的产品商和品牌商,真正实现平台经济价值。

  总之,哈啰出行的下一站不要走资本路和扩张路的老路,而是要回归初心、沉淀产品。一位依然每天坚持使用哈啰单车的用户就感叹道,前几年那种酷炫的骑行生活体验,似乎随着单车产品的平平无奇,离得很远了。

  潮起潮落,历经野蛮生长的中国共享经济,最终是给百姓一个大大的饼,还是实实在在解放双手和提供便捷,需要每一个深耕其中的企业思考和践行。而作为一家本地出行及生活服务的平台,哈啰出行肩负的责任和挑战只会更多,也更值得期待!


随时GET商业空间产业最新资讯
下载迈点APP

扫一扫下载APP

4

评论

迈点app

迈点APP

商业空间产经研究媒体

邮件订阅 吐槽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