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要让人感觉舒服

旅思马记 · 2018-08-15 13:31:14

  旅游是一种异质化的生活体验,这种体验一定是让人舒服的,因为休闲旅游的诉求就是怡情养性。

  8月11日的《参考消息》,有条转自西方媒体的文章,题目是《游客太多当地居民受不了!“旅游抗议”席卷多座欧洲城市》。

  文章称:“目前正值暑期,针对大规模旅游的抗议活动已经(再次)席卷了很多欧洲城市。巴塞罗那是人们对游客数量迅速增长日益担忧的旅游目的地之一,尤其是在旺季。在欧洲南部,针对旅游饱和的抗议和示威活动日益增多,很多主张旅游业可持续发展的组织也应运而生”。

  1.旅游饱和:花钱不落好,送钱还要收税

  报道指出:“旅游饱和”指的是游客的过度增长使一个地方承受的旅游流量或活动量达到其极限容量,当地居民承受其后果或在生活方式、社会福利、服务和商品获取上发生了永久变化。报道还称:如今全世界人民正面临着一个全球性的现象,那就是在很多旅游胜地,游客已经达到了巨大的比例,例如帕尔马、巴黎、杜布罗夫尼克、京都、柏林、巴厘岛、雷克雅未克等。

  不知在这些国家的这些城市,我们的国民对人家的“旅游饱和”做出了多大“贡献”?为什么给人家“散了钱财”,还惹得人家不高兴?

  就在我们还在为旅游输出、挥金如土,炫耀出境游迅猛增长的同时,有些西方旅游城市已经在为限制游客采取切实的措施,就在前不久,几个国家宣布要向旅游者收税。

  新西兰旅游部部长戴维斯表示,为减轻不断增长的外国游客对该国基础设施造成的压力,政府决定向外国游客开征游客税,预计新政将于2019年下半年开始实施。无独有偶,立陶宛政府近期也宣布将对入境游客征收旅游税。马来西亚也宣布:除去马来籍的居民下榻大马各类酒店及民宿,不论有无星级,不必缴付国家旅游税外,外国人下榻酒店均需支付10马币/间/晚的国家旅游税。

  这与国内景区一味追求游客人次、而不管消费多少和旅游质量的低层次水平,似乎格格不入,“旅游抗议”也罢,“旅游收税”也罢,我们总会感觉有些不可思议,但这在西方国家却是十分“傲娇”的现实存在。

  2.游客承载量:保护原生态,也要保护原生活

  一些欠发达国家对国人旅游一般还是持欢迎态度的,即便是我们的国民大言不惭、不拘小节、时不时地搞出一些失国格、丢人格的不雅事,招致人家的反感与厌恶而出现纠纷,还是要向旅游者道歉。这是因为它们还在解决生存问题,而我们已经或正在解决生活问题,其实跟这些国家比也好不到哪里去;然而西方国家已经在重视生态质量、生活质量和生命质量的融而合一。

  我国的景区、旅游区、旅游度假区或旅游目的地,对于旅游人次的看重,还要从三方面说起:

  其一,统计方式误导旅游综合消费指标

  这与有关部门自上而下好大喜功,以及政府的政绩取向是分不开的。目前的旅游数据统计方式是一种导向,但不可否认的是,这是一种误导。这种误导已导致我们的管理部门和景区、投资者、经营者形成一种偏重旅游人次的惯性思维,这也直接导致了门票思维模式,而忽视休闲旅游大趋势、大环境下对旅游综合收入指标的考量——因为门票是最能反映旅游人次的。

  况且现在的旅游人次统计也是欠科学的,岂能将差旅者、走亲者、上学者等非旅游者之外的人次也算进来?当然,对于统计数据根据有技术方面的瓶颈,也有历史方面的原因,但作为一个较为完整的产业,甚至已经形成所谓“+旅游”乃至“旅游+”大产业了,是否有必要革除旧制,统计更精准一些?否则如何精准指导我们的行业发展?

  其二,旅游者体验不能与原住民生活冲突

  欧洲城市“旅游抗议”的起因,主要还在于过多的游客扰乱了原本安宁、平和、有序的当地人生活。不错,旅游是一种异地化的生活体验,这在国外已经习以为常。当下我们的旅游者也已经回过味来,不再单纯、快速、流动地去观光,而是沉浸下来短暂地像当地人一样生活,体验一种不曾感受过的生活风俗、风情、风味和风物。但是,外地人多了,必然会冲击当地人的生活,当地人要保持原生活,旅游者想体验原生活,这肯定是一对矛盾。

  其三,以人为本和以自然为本应并行不悖

  原国家旅游局曾下发《景区最大承载量核定导则》,要求各大景区核算出游客最大承载量,并制定相关游客流量控制预案,如:八达岭长城核心景区人均空间承载指标为1-1.1㎡/人;故宫博物院核心景区人均空间承载指标为0.8-3㎡/人。那么,目前我国有几个景区在严格执行《景区最大承载量核定导则》?又有几个景区最大承载量的核定是科学合理的?

  《景区最大承载量核定导则》可能过多地考量了自然生态的承载极限,以及文物保护,而没有过重考虑游客本身以及景区、旅游区或旅游城镇原住居民的生活舒适度。这是一个行业性通病,要么注重以自然为本,要么注重以人为本,就是缺乏对人与自然天人合一的敬畏。天人合一是我国古代最朴素、最亲民、最落地的生态哲学思想,也是生物圈保护区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基本原则。

  当然,我们的景区与国外相比还是很有些另类的,因为不少新开发景区已经把原住居民全部迁出了,这对于自然观光类景区出于所谓的保护尚可理解;但对于生活化旅游城镇,我就无解了。

  干嘛非要迁移出原住居民?或压根就不允许存在原住居民的生活形态?须知,没有全息化的生活和生产,没有人间烟火的旅游小城镇,旅游者就没有体验的价值和意义。旅游者会去参观一座生硬的、没有人情味的建筑群吗?这是观光后遗症。况且大量复制的所谓古镇、古城、古街,已经没有任何文化积淀而言。

  3.旅游开发:自然资源原生态化,人文资源原生活化

  旅游是一种异质化的生活体验,这种体验一定是让人舒服的,因为休闲旅游的诉求就是怡情养性,其最后的落脚点终归是精神层面的,包括:舒适感、快乐感、亲近自然的指数,等等,这种精神体悟或来自自然,或来自文化,或合二为一。

  对于自然景区,是一种原生态化体验;对于人文景区,是一种原生活化体验。对于旅游开发产品,应该是:要生境,也要情境,更要沉浸;不要生硬的表演,也不要一味的复制,更不要过于商业化的侵蚀。

  身体可以经历磨难和历练,诸如苦旅、野奢、极限运动、探险运动等,但所收获的心情一定是令人舒服的、有快感的、有精神满足的,无论对于旅游者,还是原住居民,都是如此。因为原住居民如果不高兴了,就不会热情好客。对于旅游,人是最美丽的风景,但有时可能会走向另一面,亦即最丑的风景是人,丽江就是一个反例。当原住居民不待见你、排斥你、挤兑你、坑骗你的时候,外来旅游者就没有任何舒服感了。

  本文系迈点专栏作者授权转载文章,转载请注明来源,如有争议,请及时反馈至邮箱:news@meadin.com。

随时GET商业空间产业最新资讯
下载迈点APP

扫一扫下载APP

0

评论

迈点app

迈点APP

商业空间产经研究媒体

邮件订阅 吐槽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