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点网

浦江饭店之1846-2018 | 连载三

迈点网 · 肖可霄专栏 · 2019-01-16 14:05:07

时光虽老,可浦江饭店一楼的孔雀厅,是我眼里得体的、能产生修辞效果的华美建筑。

  孔雀厅:从舞厅、交易厅到宴会厅

  在我看来,得体的建筑,应该是历史与现实、建筑与环境、建筑与人物之间建立的一种亲切的对话。尤其是当时间的喧嚣退潮时,更能显现建筑内在的人性幽微之火,并产生修辞般的效果。

  职业关系,我曾看过国内外100多家高级酒店的宴会场地。老实说,时光虽老,可浦江饭店一楼的孔雀厅,是我眼里得体的、能产生修辞效果的华美建筑。

image001.jpg

  图片说明:20世纪20年代,一支俄罗斯侨民乐队在礼查饭店孔雀厅演奏

  (图片来源:浦江饭店提供)

  孔雀厅,面积500平米,天花挑高约10米,12根保存完好的大理石罗马壁柱,支撑起孔雀厅内弧形内弯顶的半透明彩色玻璃天棚,日光可透过一只开屏孔雀尾巴的图案投射进来,令大厅内充满戏剧般的光影。

image002.jpg

  图片说明:1922年,礼查饭店孔雀厅改造局部图纸(浦江饭店提供)

  脚下的大型弧状拼花地板,由弯曲细木手工拼接而成,有很好的弹性和支撑性,是跳舞妙地。在这个西式空间,流传于欧洲公共舞厅的舞蹈——英国的快步舞、布鲁斯舞,美国的狐步舞、波斯顿华尔兹舞,一曲曲被生动演绎。为此,孔雀厅号称远东第一交谊舞厅。

  彼时,上海是个不夜城。1934年的英文导览介绍了上海“燃烧的夜晚”——夜生活从下午的茶舞开始,持续到凌晨2点或早餐前的任意时间才结束。外滩顶级三家酒店的节目各有特色:沙逊爵士的华懋饭店,有茶舞和晚餐舞会,夜总会节目是精心制作的。礼查饭店孔雀厅的冬季茶舞和古典音乐会,最受欢迎,人气最旺。而汇中饭店则在下午茶和晚餐时间有音乐会,贵宾还可登高,体会旧上海八景之一“黄浦秋涛”。

image003.jpg

  图片说明:1928年,礼查饭店孔雀厅服务项目价格介绍(浦江饭店提供)

  因礼查饭店孔雀厅的交谊舞对上海的启蒙,舞厅业在上海蓬勃发展的同时,跳舞活动业逐渐走向大众化,根据时人观察,社会舞厅分上中下三等,上等舞厅者每元3跳(即跳3支舞),中等每元5跳,下等有每元6跳、8跳,10跳,最多有6跳。以下为1938年上海舞厅资费一览表。以价格而言,永安、大新所设置舞厅大约居中等。

  与上海别处舞会不同,礼查饭店的交际茶舞会概不对外兜售舞票,且只宴请活跃于政商各界的洋人,连在里头端茶奉水的侍应都是从白俄流亡至此的贵族豪绅,可谓架子搭足。我没有查到礼查饭店孔雀厅的舞票价格。

image004.jpg

  图片说明:以上图片来源《百货公司与近代城市文化》(连玲玲著)

  如今,我漫步孔雀厅,分布在四周与楼上包厢的扶栏,加之抬头可见诸多扇形景观包房,视觉上,给人恢弘大气、传奇不凡的感觉。

  我想,是孔雀厅这种恢弘大气骨子里又优雅的风格,一定带给曾住在礼查饭店并在1936年6月中旬实现人生中的“非凡旅程”的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先生,冒险、开拓、做事All In 的禀赋。

  我阅读斯诺的《红星照耀中国》(又名《西行漫记》),印象最深的,是他作为一位外国记者做事专注、全力以赴的态度。斯诺在1936年出发去延安前,在上海,给自己“身上注射了凡是能够弄到的一切预防针” ,他自述“在我的臂部和腿部注射了天花、伤寒、霍乱、斑疹伤寒和鼠疫的病菌。这五种病在当时的西北都是流行病。此外,最近还流传着令人吃惊的消息,说淋巴腺鼠疫正在陕西省蔓延开来,陕西省是地球上少数几处流行这种风土病的地方之一。”

image005.jpg

  图片说明:在延安,斯诺与毛泽东(图片来源:和平饭店博物馆)

  我想,是孔雀厅这种带有梦幻的、洋派基因的空间,使得刘毅先生的祖父---刘树农老先生,也是治愈唐生智将军的头晕顽疾的著名传奇中医,1984年,把自己90岁生日庆典这样一个人生隆重时刻,放在了孔雀厅。

image006.jpg

  图片说明:刘毅先生的祖父,也是著名传奇中医刘树农(前排左三), 1984年特意把90岁生日庆典放在浦江饭店孔雀厅。合影是他的学生:郭天玲、俞尔科、朱抗美、刘平等。(图片来源:刘毅先生提供)

  不仅如此,刘老的孙子刘毅先生,延续一家饭店与一个家族的连接,在1984年9月22日,把自己的婚宴,定在浦江饭店的水晶厅,摆下9桌婚宴,宴请宾客。

  那时,隶属于上海大厦“旅游餐厅”的浦江饭店,一桌婚宴为64块钱,流行全鸡全鸭全蹄髈,钢化玻璃杯里的橘子汁,红双喜和牡丹烟。80年代中期,上海大多数人月工资收入是人民币50元左右。

Unnamed.jpg  

图片说明:1984年9月22日,浦江饭店,一桌婚宴为64块钱,流行全鸡全鸭全蹄髈,钢化玻璃杯里的橘子汁,红双喜和牡丹烟。 (图片来源:刘毅先生提供)

Unnamed file.jpg

  图片说明:1984年9月22日,浦江饭店隶属于上海大厦“旅游餐厅”。 刘毅夫妇怀抱双胞胎小孩,是喝喜酒来宾的孩子。(图片来源:刘毅先生提供)

  虽然相隔34年,在2018年12月27日的这个下午,当年的小刘如今61岁的刘毅先生再踏入孔雀厅时,依然那么激动。他向我回忆:

  我们家族喜欢老饭店的感觉。拿我家来说,80年代,阿拉一家门,经常到国际饭店3楼,吃烤鸭和银丝卷。我还记得小晨光,屋里厢招待客人,我妈经常让年幼的我,拿着蓝边碗,去离家不远的“西湖饭店”,取“外卖”---- 0.74元的糟熘鱼片。

  也正是对浦江饭店深厚的情怀,2014年,刘毅先生将珍珠婚(结婚的第三十年)纪念,又放在浦江饭店。为与“珍珠”这个词搭上关系,有心的他,特意嘱托饭店服务员上了扇贝、珍珠米炒虾仁这两道菜。

  我最欣赏刘毅先生年轻时做事的海派调。为了1984年9月22日浦江饭店婚宴上自己形象更光鲜,34年前的这一日,他特意到华侨饭店(也名金门饭店,黄浦区南京西路104号)华安理发厅,花费9块钱,烫染一个金黄色的时髦发型。为这个当时看来惊人的发型,年轻的小刘,还被单位人事部门严肃的大姐约去“谈话”,说这个影响不好。那时上海,黑白照当道,几乎看不到彩照,也是刘毅先生,当日拍摄婚宴的彩色胶卷,托熟人送到香港冲印,核算下来,吓,一张照片,要1.5元!

image009.jpg

  图片说明: 2014年,刘毅先生与太太珍珠婚(结婚第三十年)纪念,又放在浦江饭店。(图片来源:刘毅先生提供)

  我想,也许正是孔雀厅这种气派、开创多个“中国第一”的独特气质,让尉文渊(时任上海证券交易所第一任总经理),在1990年比较过汉口路上海交易所的旧址、黄浦江和苏州河沿岸的旧仓库、北京东路的火车站售票大厅、金陵东路的船票售票大厅等数个地址后,最终将上海证券交易所的地址,选在浦江饭店孔雀厅,这个传奇的地方。

  “现在,我回想起来,1990年我在孔雀厅做‘红马甲’的经历,像一场梦!”2018年的那个下午,外滩华尔道夫酒廊,胡升阳先生喝了一口咖啡,悠悠地对我说。

  胡升阳,盈蝶咨询创始人,中国酒店行业的老法师,理性的他,就上海证券历史做了简介:

  “我们上海的证券历史啊,就像《上海滩》所唱的,浪奔浪流/万里涛涛江水永不休 ,在中国证券历史发展过程中,一直走在大浪的前方。早在1859年,美商琼记洋行定造轮船,在第一艘轮船"火箭号"10万元的造价中,就有在上海向中国人募集的1万元股份。1877年,洋务运动期间,上海推出了第一只华人自己的股票,官督商办的轮船招商局发行了37万多两银子的招商股。

  1984年在上海诞生新中国第一部关于股票的法规《关于发行股票的暂行管理办法》;1984年在上海发行新中国第一只公开发行的股票——飞乐音响;1986年9月26日,全国第一家证券柜台交易点——静安证券营业部,在上海开业;1988年3月,国务院正式批准国库券可以上市流通,第一批试点在上海和深圳等7个城市进行。”

  1990年上海证券交易所在浦江饭店开张后,年轻的胡升阳,就在孔雀厅做起了人生第一份工作“红马甲”,每天与外白渡桥、上海大厦还有浪花起伏的黄浦江,作伴。

  那个经历,回忆起来,给胡升阳最深刻的,倒不是“玩的就是心跳”,而是人性在金钱上的投射,每天在孔雀厅上演的剧情,其精彩激烈程度一点不亚于美国电影《华尔街之狼》、《大空头》。也是一声叹息,孔雀厅的第一批操盘手,有的与内幕交易、庄家等扯上了关系,因“虚假注资”和“非法逃汇”等入狱,“被送到离浦江饭店5公里之外的提篮桥监狱”。

  鬓角已有白发的胡升阳,最后笑着说,“你看现在的我,做咨询啊服务统计啊,每日累得像条狗,挣钱不容易,可我每天都很踏实。”

image010.jpg

  图片说明:胡升阳,盈蝶咨询创始人,1990年上海证券交易在浦江饭店的第一代“红马甲”。(‎2018‎年‎11‎月‎23‎日肖可霄摄于外滩华尔道夫酒店)

image011.jpg

  图片说明:1990年的浦江饭店孔雀厅,是上海证券交易所的交易大厅(图片来源:方志上海)

image012.jpg

  图片说明:1997年底,上证所迁址浦东后,港澳证券迁址于孔雀厅。(图片来源:浦江饭店)

  从我一个摄影师的角度来说,孔雀厅极有视觉冲击力。

  过往10多年的多个双休日傍晚,我曾伫立二楼的、能俯瞰整个孔雀厅的扇形景观包房栏杆旁,静静用广角拍摄婚宴。多数时候,我看到新人父母热泪涟涟的发言,新婚夫妇幸福地交换戒指,切蛋糕,彩色气球,浓烈的白酒味,热闹而有尘世烟火味的觥筹交错,一回回,我被孔雀厅里的人世间的婚宴,感动,真切地。

image013.png

  ‎图片说明:2011‎年‎10‎月‎16‎日,浦江饭店孔雀厅婚宴(肖可霄摄)

image014.jpg

  图片说明:2018年12月27日,中国证券博物馆的孔雀厅布置(肖可霄摄)

  参考资料:

  《红星照耀中国》(埃德加·斯诺著,人民文学出版社,董乐山译)

  《百货公司与近代城市文化》(连玲玲著,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8年9月第2次印刷)

  感谢刘毅先生、胡升阳先生等对肖可霄采访的帮助。

  感谢衡山集团熊凯先生、浦江饭店叶跃群先生和丁国明先生、Dora女士给予肖可霄采访拍摄很大的帮助支持。

  感谢迈点、酒店高参、执惠、中国建筑与室内设计师网、《旅居优品》杂志、上海历史博物馆、弄堂longdang、和平饭店博物馆等机构和个人,给予肖可霄采访和学术史料等支持。

  本文为迈点专栏作者肖可霄先生“外滩经典酒店”第四篇,感兴趣的朋友可查看其在迈点网的独家报道。欢迎更多读者向肖可霄先生推荐外滩经典酒店。(微博:可霄先生)

  肖可霄,知名酒店试睡专家、专栏作者,已入住体验200家酒店公寓民宿,20年职业经历,聚焦旅游、酒店、媒体领域,曾任职多家重要机构高管,在品牌营销、市场推广上功力深厚,帮助过数十家旅游企业。2012年,作为“国内第一人”,他受邀为和平饭店百年历史以来的“荣誉员工”,在酒店“卧底”式工作7天,他撰写的《和平饭店体验记》系列,迈点网播放后引起很大反响,受到费尔蒙集团、锦江集团等赞誉。

  肖可霄是外滩影像装置艺术家,历时21年拍摄记录上海外滩,连续4年以独立艺术家身份受邀合作艾美酒店艺术展,开创酒店&外滩艺术跨界之先河。多次举办个人艺术展,作品参选2010山西平遥国际摄影展、2015张小盒动漫艺术展等展览。

        相关阅读:

        浦江饭店之1846-2018 | 连载一

        浦江饭店之1846-2018 | 连载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