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点网

浦江饭店之1846-2018 | 连载六

迈点网 · 肖可霄专栏 · 2019-01-24 09:19:13

弱者只知不甘,强者才配愤怒。

  建筑的命运

  原本,浦江饭店,我书《外滩经典酒店》酒店选题之一,4个多月的埃德加·斯诺式的刨根问底+普鲁斯特Style的意识流创作,连载5篇近2万字后,我要果断弹幕“Game  Over”哒。

  因有读者向我反映,说鄙人这些浦江饭店长文,黄浦江般绵长,宇宙般深邃,不像吴秀那个波、佩奇类那样,扎心又好玩。还说阅读我的文章,颈椎还要提前热身转动,避免僵化。他们伤到我了。

  不过,2019年1月19日晚上18:30,我改变了主意。

  我尊敬的大姐袁学娅女士,发来微信:“关于浦江饭店,你必须去和吴怀祥见面聊聊,他曾是衡山总裁,当年把浦江饭店建筑保下来的。”

  这个袁大姐,要我说啊,不亏是:杨澜口才/金星毒舌/酒店咨询业的麦肯锡。三合一。她麻利地,把吴怀祥约在第二天,也是周日2019年1月20日下午5点。地点:前浦江饭店。现在的中国证券博物馆。

  “如果老饭店在我的手中毁掉,我将成为历史的罪人!”

  前浦江饭店“上海的早晨”的茶桌上,我第一次见到74岁的吴怀祥先生。

  通常,像他这样的、享受某某级别待遇的前总裁,51%的概率,是枸杞西洋参养生效果不错的圆脸,世故而咪咪小的眼睛,还有自我感觉良好但碎片化的思维。我们叫他们老头子,或者“糟老头子”。

  但吴怀祥,绝不是这样。

  我不知道吴老是不是容易激动还血压高,他的面颊,红扑扑的。是来自祖籍江苏镇江一带典型的、略带坚毅的长圆脸。74岁的他,目光灼灼,眼角毫无眉梢的年龄感,20岁般的锋利。语调,则自信得如同上台发言做大报告一样。特别是他发言手势,像指挥100位员工马上准备5000人的酒店晚宴。威武。

image002.jpg

  图片说明:吴怀祥(前1)发言手势,像指挥100位员工马上准备5000人的酒店晚宴。左一为叶跃群先生,左二为袁学娅女士,右一为周先生。(肖可霄摄于2019年1月20日)

  吴怀祥一发言,就从1984年他任职海鸥饭店总经理的经历,谈开。之后,我们自然就聊到了浦江饭店。吴老做事严谨,重视证据和过程,他认为“记忆这个东西,有时会因感情色彩而记错”,所以他在访谈中,拿出一沓当年有关浦江饭店的学术文章复印件,一一给我指明。

image004.jpg

  图片说明:吴怀祥做事严谨,重视证据和过程,他认为“记忆这个东西,有时会因感情色彩而记错”。(肖可霄摄于2019年1月20日)

  1995年,吴怀祥从华亭集团调任衡山集团总裁。刚上任,一份拆除浦江饭店原址新建高星级饭店的方案就摆在面前。改造方案已报上海计划经济委员会,同意立项,规划批准建筑高度120米。不仅如此,当时还成立了新浦江筹建处,配齐了领导班子。彼时,酒店业内主旋律:钻石地段要产出钻石经济效应。

  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吴怀祥先“微服私访”了浦江饭店,对饭店建筑特色,有了基本了解。一个插曲,那时便装的他,想进入孔雀厅细细看看建筑,竟然被门卫拦住了。接着,他组织考察同一时期中国最古老的酒店之一天津利顺德大饭店,了解利顺德饭店的历史、建筑和运营。一调研,大上海的浦江饭店与天津的利顺德,竟都是远超华尔道夫的“Astor House Hotel” 级别。 欣喜的吴怀祥,为此题词:我们一起携手,为振兴中国老饭店而努力”。

  拆,还是不拆?吴怀祥没有轻易下结论,而是成立了一个历史资料抢救小组,把挂牌的“新浦江筹建处”,改名为 “文史资料抢救小组”。8个月来,他们走访上海老酒店、档案馆、图书馆和专家学者,最后的结论:起源1846年的、这家原名为礼查饭店的老饭店,是中国豪华饭店的“鼻祖”,华夏第一店!

  “如果老饭店在我的手中毁掉,我将成为历史的罪人!”。我翻阅了2003年05月15日的《解放日报》。接收记者采访时,时任衡山集团总裁的吴怀祥,如此表示。

  现在的酒店,是一只弱鸡吗?

  弱者只知不甘,强者才配愤怒。

  吴老,到底是个明白人,他说也许时间是一种解药,也可能是现在正服下的毒药。

  我体会吴老的话,你们再看现在的酒店,像是一只弱鸡,被房租这支无形的利箭射穿了胸膛。你去问华住的季琦亚朵的王海军尚美生活的小马哥,就算是当红的中档酒店品牌,全季啊亚朵啊锦江都城啊兰欧啊,什么IP+H+,卖咖啡卖社群,还有酒店延伸做澡堂子的, 他们有谁不被物业房租炙烤的? “我不关心坪效翻台率只考核员工一个指标顾客满意度”。我去。那只是现在勉强过上好日子的海底捞董事长张勇说的鸡汤。他不关心坪效翻台率才怪。

  老酒店的出路在哪?

  如今的吴怀祥,很理性,没有给出上述直接答案。更没有对那时的主旋律,做出评价。他对我说:“没有对与错。我只是强调,当中国人均2000美金增长到8000美金时,就能理解我当时的决定。”于是,现在的我们,还能看到现在的中国证券博物馆,原先的浦江饭店孔雀厅,那柚木加小叶紫檀、细密拼接的、弥漫历史味道的地板。吴怀祥认为,“优秀历史建筑变身为博物馆,世界上有不少。如:法国的卢浮宫、俄罗斯的冬宫、中国的故宫……浦江饭店变成中国证券博物馆,希望是一次完美的结合。”

  访谈中,我觉得吴怀祥对酒店行业有一种深爱,几十年前的酒店数字金额和关键人,历历在目,逻辑思维像罗振宇那胖子。最过瘾的,我听他点评酒店圈内,实名diss,非黑即白不留灰,一点面子都不给,言辞相当粗暴犀利,媲美 “娱乐圈纪检委”之称的王思聪。他最自豪自己看人的眼光。如今,静安区那家著名的酒店掌门人,就是他当年看中并成功竞争上岗的秘书。总之,你可以不喜欢吴怀祥,但不能不尊敬他。

image006.jpg

  图片说明:吴怀祥(左2)情系浦江饭店,在1月20日这个周日,他特意来到浦江饭店(现在的中国证券博物馆),堪看现场建筑设施等。左一为叶跃群先生,右二为袁学娅女士,右一为周先生(肖可霄摄于2019年1月20日)

  “我真的好想再活五百年。”这是《康熙大帝》中的主题曲。1985年,吴怀祥和团队顺利开出外滩的海鸥饭店时,为表达对所有员工的真诚感谢,自己花费买了一大箱啤酒,酒量不得了的他,竟然向55桌员工,一桌一桌地敬酒。而如今,他是位74岁的老人了。当晚,我请他喝了点青岛啤酒,不到30分钟,他就去卫生间了。我在想,若有个“酒店大神”的话,再多给当年的吴怀祥10年管理时光的话,上海经典老酒店,会不会有其他新的模样?

  我再品味下《约翰·克利斯朵夫》开篇第一句,思绪飞动---

  许聪这样翻译:江流滚滚,震动了房屋后墙。

  韩沪麟这样翻译:屋后江河咆哮,向上涌动。

  生在上海浦东见识过黄浦江的傅雷,

  则这样翻译:江声浩荡,自屋后升起。

  参考资料:

  感谢吴怀祥先生、袁学娅女士、叶跃群先生等,对肖可霄本次采访的帮助。

  感谢迈点、执惠、酒店高参、中国建筑与室内设计师网、《旅居优品》杂志、上海历史博物馆、弄堂longdang等机构和个人,给予肖可霄采访和学术史料等支持。

  本文为迈点专栏作者肖可霄先生“外滩经典酒店”第四篇,感兴趣的朋友可查看其在迈点网的独家报道。欢迎更多读者向肖可霄先生推荐外滩经典酒店。(微博:可霄先生)

  肖可霄,知名酒店试睡专家、专栏作者,已入住体验200家酒店公寓民宿,20年职业经历,聚焦旅游、酒店、媒体领域,曾任职多家重要机构高管,在品牌营销、市场推广上功力深厚,帮助过数十家旅游企业。2012年,作为“国内第一人”,他受邀为和平饭店百年历史以来的“荣誉员工”,在酒店“卧底”式工作7天,他撰写的《和平饭店体验记》系列,迈点网播放后引起很大反响,受到费尔蒙集团、锦江集团等赞誉。

  肖可霄是外滩影像装置艺术家,历时21年拍摄记录上海外滩,连续4年以独立艺术家身份受邀合作艾美酒店艺术展,开创酒店&外滩艺术跨界之先河。多次举办个人艺术展,作品参选2010山西平遥国际摄影展、2015张小盒动漫艺术展等展览。

  相关阅读:

  浦江饭店之1846-2018 | 连载一

  浦江饭店之1846-2018 | 连载二

  浦江饭店之1846-2018 | 连载三

  浦江饭店之1846-2018 | 连载四

  浦江饭店之1846-2018 | 连载五

2

评论